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白银之轮 > 章节目录 第458章 芽改造与十七年蝉

章节目录 第458章 芽改造与十七年蝉

 热门推荐:
    <dv ss="k"></dv><dv ss="d250f"><sr>ds_d_x();</sr></dv>

    处理完鹧鸪次神的世界之脉后,西撒并没急着进行入祸的改造,而是先委托将军切断了狗鱼先生与这条被玩残的次神脉间的联系,让它成了一个没有根基可怜次神,接着又从旧区的社团中,调了几个机灵醒目的小喽啰,伪装成保镖,全天候监视狗鱼先生的一举一动。

    失去了世界之脉的依托,鹧鸪次神从此成为无根浮萍,强大的力量与长久的生命就别再指望了,唯一比普通人强的地方,就是被改造后的身体,比健康的成年人要强出数倍,无病无灾能活百多年,仅此而已。但比起那些在养殖场吃半年催肥饲料,就被拖出切了论斤卖的兄弟们,强出太多了!

    西撒这次做的不算地道,世界之脉已经入手,他再没有赶尽杀绝,而是将药园还给了鹧鸪,嘱咐它继续像往常一样生活下去,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样做,不仅能让他念头通达你看,我本来是要杀你灭口的,现在非但放你一马,还把你的产业留给你,我多好的人啊,快来感谢我吧!其次,这同样是一层掩饰。如果狗鱼先生突然消失,反而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然后发现西撒在谋夺黑毯城世界之脉的事情。如果它像往常一样生活,大家自然不会去多关注。

    在离开药园之前,西撒与狗鱼先生∝签了一份契约,当这条世界之脉成功迁移到新区后,西撒就会撤走安排在它身边的保镖,从此之后,再不干涉狗鱼先生的生活,还会给它一笔精神损失费作为补偿。

    搞定完一切,西撒带着丽塔几人离开。留下一身冷汗的狗鱼在办公室不住喘气,喝水压惊。

    ……

    强夺世界之脉后的第三天,西撒独自一人待在卧室内,对着手中的小球发呆。经过这三天的反复研究,以及对大量资料进行分析,推演计算。西撒基本弄明白‘祸改造’的内容。

    祸级强于害级是公认的,两只间的实力天差地别,但对力量的理解与认知,却没有强弱之分。甚至一些老牌害级,对于力量规则的认知,要远高于不少祸级。

    祸级的强大,在于自身生命层次更高,能量品质更高,调动力量庞大。对于低阶有绝对的压制,而这一切,都来自世界之脉。入祸的第一步,就是改变自身能量的属性,让低品质的力量转,化成世界之脉中流淌的世界之力。

    当入祸第一步的‘芽改造’成功后,能力者会得到质的提升。他们可以任意连接、控制最低级的世界之脉,获得次神一般的力量。用世界碾压个体。而结束‘脉改造’的祸级,可以任意使用二级次神脉。完成‘域改造’的祸级。则能任意控制一切次神级世界之脉,与次神无二,但又没有次神的种种缺。身体不会遭受固化的他们,可以不断提升自身实力;也能随时舍弃、占据同属性的世界之脉,不像次神吊死在一棵树上。

    而改造的具体过程,是截取一段最低级的世界之脉。融入体内,让其包裹体内重要的能量器官,日积月累逐步改变能量的性质,让一个能力者,能够用身体承载世界之力。而不被固化。看上去,与白银脉的血统改造很相似,西撒猜测白银脉的改造,就是祸改造的山寨删减版。

    不过想成功将世界之脉融入体内,改变能量性质,对于能力者的要求极为苛刻。西撒很早之前就知道,一些低级能力者在走投无路时,会使用世界之力强行提升数十倍,扭转战局反败为胜。不过代价也很惨烈,战斗结束后,实力退回原状甚至倒退,而且身体结构会被固化,失去再进一步的潜力。

    只是单纯的世界之力就有如此效果,普通能力者将世界之脉融入体内,绝对是寻死的行为。所以有资格入祸的,皆是凝聚领域的害巅峰。

    当一个能力者拥有领域后,自身便不再只有身体,还有无法观测的领域。领域是一种介乎真实与虚幻的小空间,有它做媒介,可以稀释世界之脉的效果,将固化身体的过程无限拉长,变成一的身体改造,最终让能力者既能承载世界之力,又不会固化等级。

    祸改造的三阶过程,都是能力者自身与世界之脉的融合。把肉身当做星球,不断加深层次的与世界之脉融合,把领域变做微型神域,让虚幻化为真实,最终获得世界之涡的认可,得到无穷的力量。那样的能力者不再是一个生物,举手投足都能调动星球的力量,比起单纯的生物,不知强出多少?

    至于祸与祸之间的强弱,在生命层次相同的情况下,反而要看谁的战斗技巧更高超,谁对力量认知更深刻,谁开的挂更加不要脸。这却是害级对于力量体系的运用,并不涉及祸级改造。因此说害级凝聚领域后,道路是无限的,可以不断探究下去。就算入了祸,也要不断钻研,免得被人坑。

    西撒现在进行改造,因为自身有血腥沼泽,无需在意身体被固化。他纠结的,反而是自己的真实水平,才害中位。领域血腥沼泽是开挂得来的,自己并没有微调、控制、引导‘芽改造’过程的本事。而且,他也没有具体的‘祸改造’教程,缺少方法与手段。不同的‘祸改造’秘法,会造成不同的效果,高级秘法自然比低级好,低级肯定比没有好。以他现在的状态,想完成第一步改装,不知要遭遇多少挫折?只能参考白银脉的改造流程,一尝试了。

    叹息一声,西撒唤出自己的白银之轮,巨大的银色圆环内部套着七个锯齿状、彼此交错、不断转动的小齿轮。每一个小齿轮之中,都运行着一种能力,让它们完美的协调统一起来。四个天赋,外加武技和领域,最后还有一个齿轮是空白的,这代表白银之轮没有到达极限。还有余力在调和一种能力。

    西撒将那枚代表世界之脉精华的小球投入其中,接着心底传出一种饱胀感。似乎冥冥之中,他的灵魂与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再无法承受更多的负荷,随时会爆掉一般。

    世界之脉小球进入白银之轮后。纺丝被溶解,变成一团绿色的乱麻,逐步伸展扩散开,像藤蔓在虚空扎了根,开始四处蔓延,想要爬满临近的所有齿轮。

    世界之脉原本无形无质,当它被融合后,会依照融合者心中的理解与认知,产生出对应的形态。这种形态。并不是一个人想它是什么样,就会是什么样,而是潜意识的一种理解,意识无法左右。

    就像西撒最初在奈奈的梦境中学习邪拳,那时他和沙罗曼形象,都由一堆白纸欠条组成,因为奈

    奈潜意识里,最畏惧欠条。西撒原本并不清楚自己畏惧什么?他很恶心蟑螂。也讨厌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但当奈奈进入他的梦境后。他才发现自己最恐惧竟是海盐,这是一种本能。就算他现在还是讨厌蟑螂多于海盐,但他的潜意识却认为,能对他生命造成威胁的海盐更恐怖。

    从西撒第一次听说世界之脉到现在,已经和这东西打过不少次叫道。第一印象很重要,他初次听说世界之脉后。就认为这东西是脉络状态,像树根、像树枝,如今,这团世界之脉依照他的理解,变成了太阳般的立体叶脉构造。核心是一团深绿色的小球,四周辐射出无数绿色触须,如网状叶脉向外扩散,爬满了白银之轮。

    “看起来很恶心的样子。”

    看着既像树根、叶脉,又像触手、血管的墨绿色世界之脉,西撒有些蛋疼,咋是这颜色嘞?黑色多深沉,金色多霸气,银色与血红色也很配我啊!你丫是死亡属性,又不是植物系,怎么就是绿色呢?莫非还能光合作用不成?

    感受着体内的微妙变化,西撒觉得这种不加引导,任其发展的本能改造,至少要持续数年时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弄几份详细的祸改造秘法,参考研究一番。

    ……

    完成‘芽改造’后,西撒的实力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睛最先出现异化,能够看到许多平日见不到的元素小颗粒,隐隐还能见到前两天刚打劫的世界之脉,已经将两根须根,伸进自家的后院中。

    如今,这条快被玩死的世界之脉,残破不堪,也没有主人。在将军的引导下,郊区的药园和自家别墅之间,出现了一个通道。残破的次神脉为了自我修补,不断向新区的别墅移动,想要融合失去的重要部分。

    因为二者同出一源,所以西撒能够看到这条正在搬家的次神脉。对方的模样,就如同白银之轮中的那团恶心玩意,长满了墨绿色触须的原始生物。闲暇时,西撒偶尔会调戏一下这条世界之脉。

    或许是因为气息相同,世界之脉很顺从,似乎把西撒当成了自己的次神,任由他摆布。突发奇想之下,西撒直接将世界之脉的触须,当做魔法阵的路线,开始有意识的引导,想在自家后院布置一个死亡系的魔法阵,提高空气质量。

    然而西撒并不清楚,这同样是那些老牌神灵经常干的事情。有目的引导世界之脉组成各种大小的魔法阵,可以提高世界之脉的使用效率。每一个强大的次神,都有一套独门的复合型魔阵,远不是小打小闹的西撒能够相比的。

    唯一可惜的,是这条次神脉等级低,残破程度高,处于濒死阶段,自然毫无威力可提,只能先将就养着,等以后恢复过来,再研究一些次神的秘密。

    在日常指导世界之脉‘搬家’之余,西撒又将精力移到那具神尸之上。这货可是完成了全套祸改造的真神,许多地方都值得参考借鉴。尤其当西撒也开始‘芽改造’后,他发现这具尸体就像一个深埋在地的宝库,价值远不止当初发现的那些,还能继续挖掘。

    除此之外,牛奶他们开始调查起黑毯郊区的另外两个次神。黑毯原本有三个二级次神,一个被黑骑军屠了,并将世界之脉迁入旧区,另外两个一个在冬眠,一个在做劫匪。

    黑骑军自然不能招惹,首先排除掉。那个做劫匪的,曾经是一个能力者,实力不差,而且性格谨慎,并且建立了神域,手下马仔不少,还购有重武器,硬拼不划算,所以西撒将主意打在冬眠的那个家伙身上。

    听说这个冬眠的次神,也是动物,还是一只昆虫,叫十七年蝉。

    和日常见到的十七年蝉一样,这家伙会在地底蛰伏十七年,然后化为成虫破土而出。与日常十七年蝉不同的,这家伙是神灵,在地底吃了十七年的世界之力,成为可怕的怪物,破土而出后,会离开黑毯,不知飞向何处?

    这条世界之脉,已经养育了无数代神级十七年蝉。每一代十七年蝉离开后,都会产卵,这些卵就是新一代的次神。当幼虫成年后,会再产下新一批接班人。每隔十七年,就有一批吃饱喝足的次神离开黑毯,然后留下新一批幼虫做继承它们的神位。

    这条世界之脉经过无数代十七年神蝉的改造,已经形成了一个隐藏极深,结构完善,防御极强的神域。十七年蝉平日不出现,也没有野心,专精防御,神域极为坚固,没人愿意招惹它们。

    最重要的一,每一代十七年蝉,可不止一位次神。成虫们一次产卵上千,能成功孵化上百只幼虫,这帮家伙全是次神。

    一想到这是一个世袭制的庞大次神家族,还有一个经过无数代完善的坚固神域,西撒都有打退堂鼓的冲动。百多只次神啊,还是二级!二级次神个体战力约等于害下位,不足畏惧,但架不住数量多,而且还是主场作战,加上神域连祸也不敢硬拼。

    “怕啥!没听到它们都在冬眠吗?”将军拍了拍桌子,不屑道“根据资料显示,有目击者在十年前看到大群比汽车还大的蝉破土而出,向着遥远的东方飞去。这群巨蝉,一定是次神级十七年蝉。十七、十七!新一批次神还要七年,才能苏醒,现在正是一网打尽的好时机!”

    “西撒,我要吃次神!”霸娘龙抱住西撒的大腿,撒起泼来。

    上次西撒放过了鹧鸪次神,就引得众怒。全家都是吃货,而且时什么猎奇就吃什么的究极吃货。眼睁睁看着一只次神从嘴边溜走,卡蜜拉当天晚上在西撒身边喵了一夜,让他失眠到天亮。丽塔也对失去一次‘煲神级鸡汤’的机会而耿耿于怀。

    这次在听说郊区的次神脉中,有一个古老神域,里面藏满了鲜嫩可口肥美多汁的,神级十七年蝉幼虫后,全家都沸腾了。卡蜜拉咆哮着要联系一切有实力的熟人,组团刷副本,将这批神灵统统歼灭。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黑暗美食节,若是没有拿得出手的食材,岂不要被其他吃货笑话?神级巨蝉幼虫,再搭配王之母鸡,以及那块竹节虫琥珀标本,一定能在业余组杀出一条血路来!

    “别撒娇了,这一票,咱做了!不过还要准备一番。”西撒也没犹豫太久。上百只次神幼虫,一个代代相传古老的神域,而且还是与自己匹配的死亡属性,这诱|惑太大了,他怎么可能不动心?(未完待续。。)

    s今天好热啊,蝉叫的好烦,我决定灭十七年蝉满门!统统去死吧!

    感谢千帆已尽、末日幻想曲、蛋哥得卖血的月票,以及jfj、千帆已尽的打赏。

    </d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