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误入陷阱的小茉莉 > 章节目录 分节4

章节目录 分节4

 热门推荐:
    <

    司立伸,司鸣山庄之主,年仅十七岁就继任庄主之位,年纪轻轻的他,非但没让盛极一时的司鸣山庄没落,甚至统合南北海运,掌控海运商机,将司鸣山庄推向海运霸主之位。

    不仅如此,他更在二十岁角逐武林盟主之位,传闻他的武功高深莫测,年仅弱冠,却打败许多对手,在众人的推崇之下登上盟主之位,在任五年,无人对他有所异议。

    听说,司立伸长得温文俊雅,唇边总噙着一抹温和笑意,总是一身玄黑衣衫,翩翩风采,不知夺走多少姑娘芳心。

    听说,司立伸个温和,不喜暴力,文弱的模样丝毫不像个莽的江湖人,倒像个温文儒雅的世家少爷。

    听说一堆听说,关于司立伸的大小事迹,袁小儿全说得出来,谁教她家是收集八卦的,她想不记得也不行。

    可是,她作梦也没想到那个传说中的人物会出现在她面前,甚至一点都没有传奇人物的风范

    什么个温和、不喜暴力屁啦一个不喜暴力的人会打昏一个弱小女子,还把她关在房里吗

    什么温文儒雅狗屁他本就是好色的登徒子,竟然吻了她

    想到那个吻,袁小儿更是气红了脸。

    那混蛋,竟趁她呆掉的时候轻薄她,还说什么要囚禁她一辈子这像一个传说中个温和的武林盟主会做的事吗

    而她真的被关在房里三天,本逃不出去,一直有人在看守她,她本出不了房门。

    这三天,司立伸那混蛋像是消失了,连个影子都没看见,就这样把她留在房里。

    是怎样她真成了囚犯就是了

    「该死的司立伸」袁小儿气得捶桌,桌上的茶碗啪地一声倒在桌上,茶水缓缓滴落。

    不行她绝不能一直被关在这里,她要逃出去

    袁小儿坚握着拳头看向房门,此时这三天一直伺候她的婢女小玉也刚好推门进来。

    「袁姑娘,午膳的时间到了,妳一定饿了吧」小玉扬着笑,端着午膳进门。

    一进门就看到桌上的茶壶、杯子都倒了,茶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流,而坐在椅上的袁小儿则抿着唇,不开心地看着她。

    见状,小玉笑了笑。「袁姑娘,妳发脾气也没用,盟主吩咐过,我们得好好看着妳,不能让妳离开。」

    袁小儿看着小玉,不高兴地嘟起小嘴。「司立伸呢他在哪叫他来见我」

    「盟主这两天有事出门了,可能再几天才会回来,这些日子就请袁姑娘乖乖待在庄里吧」小玉动作俐落地清理好桌面,一一将午膳端上桌。

    司立伸出去了袁小儿掩下杏眸,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小玉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总不可能是司鸣山庄吧」她记得司鸣山庄在南方,离欢喜城有好几百里。

    「当然不是。」小玉呵呵笑了,不疑有他地回答。「这里是司鸣山庄在天乐城买下的别庄。」

    「原来如此。」袁小儿明了地点头。原来她在天乐城,那离欢喜城很近,只要一天的路程她就能回家了。

    「来,妳肚子饿了吧」小玉将一碗饭递给袁小儿。

    「谢谢小玉姊。」袁小儿扬着天真的笑,乖乖接过饭碗,但小玉一转身,她立刻闭上眼,将饭碗砸向小玉的头。

    「啪」地一声,碗破了,小玉也软软地倒地。

    「小玉姊」袁小儿抖着手,赶紧蹲下检查,见小玉没有受伤,只是昏迷过去,她才松了口气。「小玉姊,对不起了。」

    她合手道歉后,迅速脱下小玉身上的衣服,再穿到自己身上,解下发辫,绑成跟小玉一模一样的发型。

    她将饭菜倒掉,端着空空的碗盘,低下头,

    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门。

    拜托千万不要被发现

    袁小儿不停在心里默念着,一边寻着出口,胡乱地在偌大的别庄里走着,愈走愈慌。时间拖得愈久,对她愈不利。

    「不能从大门出去后门呢后门在哪」她碎碎念着,终于让她看到一个小小的木门。

    是后门她一阵心喜,赶紧丢下手上的木盘,打开后门,快步地往前狂奔。

    跑到快没力了,她才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转头看着离她很远的别庄,得意地笑了。

    「哼司立伸,妳以为本姑娘会乖乖让你关着吗你少作梦了,我袁小儿才没那么听话呢」

    她皱皱鼻子,对遥远的山庄做了个鬼脸。

    嘿嘿她要回家了。

    她转身正要继续往欢喜城的方向跑时,一抹娇柔酥人的声音却从一旁传来。

    「小姑娘,妳刚说妳叫袁小儿」

    突来的声音让袁小儿一愣,转头看去,只见一名长相柔媚的姑娘噙着笑容看着她。她的衣着暴露,红色薄纱勾出姣美的身段,饱满的若隐若现,很是诱人,美眸却隐隐带着一抹邪气。

    直觉地,袁小儿感觉到危险。「不是,妳听错了。」

    「是吗」妖媚女子挑眉,正要再问时,袁小儿突地大吼。

    「看我的毒粉」她迅速朝女子洒东西。

    「啊」女子一怔,下意识地屏气,飞身闪躲,可过了好一会儿,本没有任何毒粉。她一愣,抬头一看,袁小儿早已跑得老远。

    「该死的贼丫头」女子气得跺脚,迅速追去。

    「哇──谁来救命啊──」

    袁小儿边跑边喊,气喘吁吁的,跑得快喘不过气来,可在偏远的山林,本没人可救她。

    该死的司立伸那王八蛋,哪里不盖别庄,没事盖在这么偏远的山林干嘛袁小儿气得边跑边骂。

    突地,前方的山崖让她硬生生地停住脚步,面色惨白地瞪着眼前的高深断崖。

    「不会吧」袁小儿低喃,天是要亡她吗

    「哼贼丫头,这下我看妳往哪跑」女子也跟着停下脚步,得意地看着袁小儿。

    袁小儿转头,警戒地看着女子。「妳妳别过来哦」

    「怎么难道妳敢跳下去吗」女子笑了,轻视地看着袁小儿。

    「我」袁小儿瞪着断崖,吞了吞口水,汗水不住滴落,怕得说不出话来。

    「呵呵」见状,女子娇媚地掩嘴笑了。「小娃儿,想要活命的话就乖乖把玉佩交出来,那么姊姊我就饶妳一命。」

    「听妳在屁」袁小儿直接回了一句。「我就不信我真交出玉佩,妳会放我一马谁不知道江湖上闻名的狐媚老太婆,可是以心狠手辣出名的,尤其看到颇有姿色的姑娘,更会气得牙痒痒的,把人整得要死不活。」

    刚刚在逃命时,她想着女子的装扮还有口气,让她联想到江湖上传言的女魔头。若她没猜错,看来她是遇到正主儿了

    苏媚听了,眉一挑,那句「老太婆」惹怒了她。「死丫头,本姑娘本想饶妳一命的,是妳自己自找死路」

    很好,她猜对了袁小儿欲哭无泪地哭丧着脸,第一次这么后悔自己竟猜得这么神准,看来她真的稳死无疑了

    「丫头,劝妳乖乖把玉佩交出来,要不然的话」苏媚冷冷一笑,慢慢接近她。

    「不、不要过来哦」袁小儿赶紧往后退,边退边注意后面,完了到底了她心一急,气得大吼。「该死的老太婆,妳想要玉佩就给我站住,不然要是我掉下去了,妳什么都没有」

    吼完,脚不小心踢到石头,袁小儿一个踉跄,不小心往后一踩──空的

    她瞪大眼。「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