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误入陷阱的小茉莉 > 章节目录 分节6

章节目录 分节6

 热门推荐:
    <

    好痛

    袁小儿缓缓睁开眼,才一动,就觉得自己全身骨头好象快碎了似的,痛到不行。

    她皱着脸,咬牙忍着身体的疼痛,耳边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淡黄的月光隐隐折在地上。

    这是哪她看着陌生的山洞,有一阵恍惚。

    她记得她和司立伸掉下山崖,落入湍急的河流,窜入口鼻的水呛得她喘不过气,加上撞击的痛,让她昏厥过去。

    后来的事,她就整个不知道了

    「司立伸」他人呢

    撑起身子,忍着痛,她惊慌地坐起身,就见一抹身影倒在洞口。

    「司立伸」她赶紧爬向他,一接近他,她立即倒抽口气。「老天」

    她捂住嘴,吓得瞠大眼。大大小小的伤口划破他的衣衫,伤口因浸过水而整个泛白,还沾着碎石头,鲜血则早已凝固。

    「怎么这么多伤」袁小儿紧咬着唇,被那些伤口吓到了。同样落下山崖,他伤得好重,而她却毫发无伤。

    脸色一白,她似乎知道为什么了

    他一定是护着她,让撞击全由他承受,那些尖锐的石头,也全由他挡着。

    而他伤得那么重,却还撑着身子,找到这个山洞,才会因无力支撑而倒在洞口。

    而她,掉下山崖前还紧紧抱着他,坏心地想着──死也要拉他一起陪葬

    若不是她,他也不会跟着掉下山崖;这样比起来,她好坏

    袁小儿红着眼眶,难过地看着他。「司立伸」她抖着手,轻轻拨开他脸上的发。

    俊庞苍白得毫无血色,那张好看的薄唇不再扬着笑,深邃的黑眸紧闭着,像是没有呼吸袁小儿不禁一阵心惊。

    「老天」她抖着手,将手指靠近他的鼻翼下,感觉到还有轻微的呼吸,她才松了口气。

    「呜」一松口气,她就忍不住哭了。「没死太好了」

    她又哭又笑,小手轻轻推着他。

    「司立伸你还好吧你醒醒啊」袁小儿哽着声,不停叫着他。

    「嗯」司立伸缓缓睁开眼,眼睛一张开,就看到那双红红的杏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就连那张细致的小脸也好凄惨,又是泥巴、又是眼泪鼻涕的,一个狼狈

    他轻轻扯唇,「妳哭得好丑。」

    袁小儿一愣,用力抹去脸上的眼泪,没好气地瞪他。「关你屁事」这家伙,出口就没好话。

    见她停住眼泪,又恢复活力的模样,司立伸轻声笑了,可这一笑却扯动身上的伤口。

    「嘶──」他忍不住皱眉,轻哼一声。

    「痛厚活该」袁小儿没同情心地轻哼一声,可见司立伸眉头一直皱着,又担心地看着他,紧张得碎碎念:「很痛吗怎么办你伤得很重耶这下在山洞里,本没东西可治疗,怎么办」

    「停」司立伸闭上眼,止住她的碎念。「妳到外面看看有没有干的树枝,若有的话,捡一些回来。」

    「哦」袁小儿乖乖点头,赶紧站起身子,忍着骨头传来的疼痛走向洞外。

    见她慢慢离去,明明很痛,可那张小脸却很倔强,唇瓣紧抿着,不吭一声,司立伸微微扯唇,心头一软。「真是倔强的小东西」他低语着,眸光泛柔。

    而一阵晕眩也从眼前闪过,他深吸口气,硬撑着涣散的神智,他要真的这么昏过去,就怕再也醒不来了。

    「司立伸,你看有干的枯树枝耶」不一会儿,洞外就传来喳呼声,袁小儿兴奋地抱着一叠树枝跑进来。

    「嗯」见她一脸开心,脏污的小脸漾着大大的笑容,明亮得让司立伸忍不住也跟着扬起唇角。

    「你等一下哦我马上生火。」放下枯枝,袁小儿找了两块石头,俐落地生起火来。还好她家穷,什么求生本领都得学,所以生个火对她而言

    不是难事。

    不一会儿,火光亮起,照亮了整个山洞。

    「你看,有火了」袁小儿转头高兴地看着司立伸,却发现他的脸色更苍白了。

    「喂你还好吧」她紧张地看着他。

    「嗯」司立伸撑着神智点头,「我身上有一把匕首,妳拿去烤一下。」

    「哦」袁小儿赶紧动手从他身上拿出匕首,却在他身上到一瓶药。

    「这是」她打开药瓶闻了一下,眼睛一亮。「是金创药,太好了我马上帮你擦药。」

    「等等」司立伸阻止她。「先把刀子烤一下,把伤口上的腐削掉再上药。」

    「什么」袁小儿脸色一白。「把腐削掉」

    她一边惊喊,一边摇头。「不要我不敢。」一想到就觉得好恐怖,她不敢动手。

    司立伸淡淡地瞄她一眼。「不敢是吗那妳就等着看我重伤死去,然后一个人待在没有人的山洞里,没有食物,没有人来救妳,妳只能一个人在这里陪着我的尸体,然后一起死」

    「哇不要说了啦」袁小儿噙着泪吼掉他的下文。「我我做就是了嘛」

    她嘟着嘴,可怜地瞪着他。「坏蛋这世上怎会有你这种坏蛋」恶劣到极点

    司立伸凉凉挑眉。「是呀,我这坏蛋还不介意妳拖我当垫背的,让妳毫发无伤地坐在这开口骂我。」

    几句话就踩中袁小儿的死她败了

    瞪他一眼,她转身用火烤着匕首。「混蛋待会一定让你痛得哇哇叫,大混蛋」

    听着她的咒骂,司立伸微微笑了,眼睛缓缓闭上,疲累让他再也撑不住,黑暗渐渐袭来。

    他累得无力抗拒,也听不见她惊慌的哭喊

    再次醒来,身上的伤口已没那么痛了。

    司立伸一愣,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上的伤已处理好,身上还缠着破碎的布条。

    他抬眸,只见火光旁有一抹娇小的人儿,只穿著白色单衣,沉沉地睡在身旁。

    雪白的小手紧紧抓着他,小嘴轻抿着,脸颊上还留着淡淡的、未干的泪痕。

    火光照映下,白皙的小脸更显细致无瑕,呼吸浅浅的,一股似有若无的茉莉香从她身上悄悄飘出。

    他放柔了眸光,大手轻轻包覆着雪白柔荑。

    白色的单衣在火光下隐藏不住诱人曲线,樱色的亵衣隐隐透出,勾勒出迷人的弧度。黑眸转深,他手劲轻巧地将她搂入怀里。

    「嗯」她咕哝一声,许是累了,小脸轻蹭了下他的膛,吁口气,睡得更沉了。

    没有防备的小东西

    薄唇轻勾着,手指轻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痕,「小小儿,妳睡得这么没有防备,不怕被我吃了吗」

    他低语,舌尖轻舔着粉嫩的唇瓣,轻柔地撬开檀口,灵活地探入,尝着小嘴里的甜美。

    「唔」

    袁小儿睡得迷糊,粉舌直觉地轻舔唇瓣,却触过他的舌,让他的呼吸变沉,狂猛地擒住丁香,放肆地缠吮。

    她的呼吸愈来愈沉,小嘴的气息被他攫取着,两人的身体紧贴,他的欲望紧紧顶着她。

    很热袁小儿轻拧黛眉,眼睫轻颤,喘息渐浓。

    司立伸放开诱人香唇,气息急促地喘息着。

    「嗯」她也跟着轻喘,杏眸困倦地睁开,接触到那双火热黑眸。「伸」

    见他醒了,她安心地笑了。那笑容无邪却又诱人,狠狠撞击他的口。

    而她,却没有自觉地打个呵欠,娇憨地揉了揉眼,累得无暇多想,又窝进他怀里,阖眼深深睡去。

    而他,就这么看着她毫无防备地睡在他怀里。

    好一会儿,他忍不住笑了,脑海被方才那抹纯真的笑容占满。

    「完蛋了」他低语,指尖轻抚着被他吻红的唇瓣。

    真糟糕他似乎真的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