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误入陷阱的小茉莉 > 章节目录 分节14

章节目录 分节14

 热门推荐:
    <

    原来司立伸和醉月姊是青梅竹马

    袁小儿坐在窗台边,趴在窗沿,下颚抵着手肘,向来无忧的小脸凝着一抹愁绪。

    秦醉月找到他们后,循着上崖的路,他们终于回到崖上,可她却不能回欢喜城,反而被带到司鸣山庄。

    而且,除了司鸣山庄外,她哪也不能去,就像被关着一样,理由是为了保护她,因为现在外面还是有一堆人想抓她。

    这些理由让她无法反驳,而且姊姊也还没回书肆,她要是回去了,家里也只有她和爹爹两人;而醉月姊说爹爹已经被安置到安全的地方,所以要她放心。

    没办法,她只能乖乖待在司鸣山庄里。

    这几天,她的脑海里尽是几天前,秦醉月和司立伸在崖下的亲昵模样。

    这些天,经由山庄里的人的言谈,她知道司立伸和醉月姊两人从小就认识,算是青梅竹马。

    还有人说,醉月姊是司立伸少有的红粉知己,因为最常出现在司立伸身旁的姑娘就是醉月姊了。

    山庄里的人还猜测,也许醉月姊会嫁给司立伸,当上司鸣山庄的夫人,而他们也乐见其成。

    这是一定的醉月姊是醉月楼的老板,虽然醉月楼是青楼,可凭着醉月姊玲珑的手腕,却也认识许多达官贵人。

    而且,醉月姊又那么美,眉目如画,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琴棋书画,无一不欢喜城里,不知有多少公子哥儿拜倒在她裙下。

    而且,醉月姊人也很好,她和姊姊是很好的朋友,也一直把她当妹妹疼爱。

    她和司立伸站在一起时,两个人好相配,有说有笑的,看来好不亲昵。而她就像个局外人,完全不进他们之间。

    袁小儿想着他们说笑的模样,口又一阵抽疼。「好痛」她捂着咬着唇瓣,心口闷闷的。

    每当想到司立伸和醉月姊亲密的模样,她的口就好痛,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心酸得让人好想哭。

    「说谎」袁小儿红着眼低语:「说什么爱上我,骗人」

    醉月姊一出现,他的眼睛里就只有醉月姊,都没有她

    而且,她在司鸣山庄这几天,他也都没出现,连看也没来看她一眼,就像是遗忘了她这个人。

    赌着气,她也不跟仆人问他的行踪,可是,关于他的事,还是会传进她耳里,而她也总是不由自主地注意着他的消息,因而知道这几天他都跟醉月姊在一起。

    哼有美人相伴,还是红粉知己,难怪会忘了她

    愈想,袁小儿愈觉得闷,口好疼好疼,疼得她好想哭。

    抿着唇,她倔强地忍住泪意,「讨厌鬼司立伸,我最讨厌你了」骗子说什么喜欢她,都是骗人的

    还好,她没上当。

    还好,她没喜欢上他

    「小儿,妳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什么」秦醉月走进房里,一眼就看到袁小儿坐在窗台边,口中念念有词的。

    听到秦醉月的声音,袁小儿愣了一下,赶紧眨去眼里的湿意,可微红的眼眶却没逃过秦醉月的眼。

    「没、没有呀」扯出一抹笑,袁小儿不自在地看着秦醉月,杏眸却轻飘着,不想和她相视。

    一看到秦醉月,她就会想到司立伸,就会想到两人的亲密,酸酸的心就会好痛她能不能不要看到醉月姊

    将袁小儿的神情看在眼里,秦醉月敏锐地发

    现眼前的纯真小娃儿长大了。

    那向来无邪、不懂情爱的天真杏眸,染上了一抹情殇,连纯稚的小脸也有了女人的表情。

    是因为司立伸吗

    因为他,所以袁小儿从小姑娘成长为小女人了

    秦醉月深思着,发现袁小儿纯真的杏眸里有抹茫然,脸上的表情也有着无依,犹然懵僭懂懂的,不知自己已动了情。

    心思一转,她扬起疼宠的笑。

    「怎么了是在司鸣山庄住不惯吗还是伸哥哥对妳不好若是的话,妳告诉醉月姊,醉月姊帮妳教训他」她笑道,言语间自然地透露着她和司立伸的亲密。

    那熟稔又亲昵的语气让袁小儿垂下眸,口更闷了,抿着唇,吶吶地说:「没、没有,我在这很好,只是想家,想姊姊、想爹爹。」甚至会偷偷地想他。

    但最后那句,她吞咽在嘴里。

    不想承认,可是她却不能否认,她常常想到司立伸,她想见他,可是却倔强地开不了口。

    这种别扭又陌生的感情,连她自己都不清。

    「傻小儿,等事情解决了,妳就能回书肆啦」秦醉月轻笑,疼爱地轻揉袁小儿的头,眸光轻闪,状似不经意地提起。「而且,等宝藏的事解决后,醉月姊姊也有一件喜事呢」

    「喜事」袁小儿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秦醉月。「什么喜事」

    秦醉月略带娇羞地勾起唇瓣,美眸昭著袁小儿。「是有关我和伸哥哥的喜事,蹉跎了许久,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她笑得娇艳,话虽没有说明,却带着明显的暗示。

    袁小儿听得小脸一白,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泪水却自动落下了。

    「啊小儿妳怎么哭了」

    哭了袁小儿睁着泪眸看着秦醉月,恍惚之间,那懵懂的心似乎明了了。

    那口的疼、心中的酸全都是因为她爱上司立伸了

    一明白自己的心,袁小儿满脑子都是离开的念头。

    她不想待在司鸣山庄,不想再看到司立伸和秦醉月,也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他们的消息,听了,她的心只会更痛。

    她有自知之明,她本比不上醉月姊,不论外貌学识,她都输醉月姊好多,是男人都会选醉月姊。

    垂着眸,袁小儿默默走出别院,趁着深夜众人都熟睡时,悄悄避开守卫,默默地来到后门。

    「这么晚了,妳想去哪」

    还没踏出门口,一抹低沉熟悉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袁小儿一惊,诧异地转身。「你、你怎么会」这么晚了,他怎会出现在这

    「妳想离开」司立伸挑眉书香门第。他原本想到她住的别院看她,却见她偷偷地走出来,他无声地跟在她身后,直到来到后门,他才出声。

    「我」袁小儿支吾了下,倔强地别过脸,不看他。「我又不是犯人,要离开不行吗」

    「外面危险」

    「那也是我的事,关你什么事」袁小儿打断司立伸,小脸一直低着。「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只要管醉月姊的事就好了」话说到最后已带着一丝酸意。

    而那丝酸味,司立伸听出来了。

    薄唇轻轻勾起,他发现,从刚刚她就一直不敢正眼看他,像在逃避什么似的。

    「小儿,妳有点怪。」他上前,伸手要碰她。

    「不要碰我」她反应激烈地想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