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人妻的诱惑 > 章节目录 5第5底章,裙底风光

章节目录 5第5底章,裙底风光

 热门推荐:
    i5节  i5i,裙底风光

    i5i,

    我左右为难,一边是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另一边是夜夜以身相许的老板娘陈美丽。

    人总得讲良心吧?她天天陪你睡,睡都睡出感情了,岂能说走就走?但那机会对我来说,可是千载难逢啊!以我的学历和i凭要进那样的公司简直是痴人说梦,我真的很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可是,老板娘怎么办?……

    我的思想激烈地争斗着, 一整天我都在纠结中,但当我想到李师父的那句话,我就不再纠结了,我下了决定,我要离开这里,于是我打算晚上吃饭的时候跟老板娘说这事。

    其实我租的房子已经退掉了,我已经搬过来和老板娘一起住了,过起了夫妻生活。

    吃着老板娘亲手做的晚饭,感受着她的温柔和蜜意,我的想走的话到了嘴边,又活活地给咽了下去,这话,我怎么说得出来?

    结果我什么也没有说。

    老板娘吃过饭就去守店了,她每晚要守到九十点的。

    我无聊地看着电视,到墙上的挂钟的针指着七点整的时候,我想我该出发去会会那个美女老总了,名片写着,她叫赵钰彤,不管是我愿不愿意到她公司去,但我还是想见见她,听听她说些什么,这也是一个礼貌问题,不管怎样,我得去赴约,不能让人家干等。

    这女人也真是,我还没同意呢,她就定好了,我不去还不行呢。

    我关了电视下了楼,工人们已经下班,我在店里遇见了老板娘,我说,“老板娘,我出去逛一下。”

    她白了我一眼,“你怎么还叫我老板娘,这里又没有别人”

    “哦,美丽, 我想出去逛逛,顺便看看别人的内衣店找些灵感。”我寻找了一个借口。

    她看了看我, 大概觉得我一直很老实不会说谎,就同意了,“去吧!早点回来”她凑了过来,轻声在我耳边说:“我下面干净了,今晚我们可以好好地大战一回。”

    我听着,就有些兴奋,老板娘来了五天的月事,我就惹了五天, 这次可以大干一场了,我心里莫名地兴奋,老弟也很兴奋。

    店里这时没其他人,我的手搭在她饱满的屁屁上捏了一把,还不过瘾,从她的股沟里滑了下去,在她的那神秘地带抠了几把,那里热乎乎的,其实我们已经很熟了,像这样的肢体动作是常有的,有时候,她也会直接抓我的老弟,我们已经习惯了,我也已不再是一月前的羞涩男生了,这可全是老板娘调教的功劳。

    她娇羞地骂道,“讨厌,你快去吧,再弄下去,你就走不了了。”

    我忙把手抽了回来,我知道老板娘是个很敏感的女人,我要是再挑逗她,她指定店也不开了,关上门就把我给做了,一做就是一个多小时,那我今晚的约会就黄了。

    她对着我笑,笑得很妩媚,我知道她嘴上骂着,实际心里头,很喜欢我那样挑逗她。

    我忙说:“好,我去了,等我回来再收拾你。”我坏笑着。

    她的小鼻子一皱,“哼,还不知道谁收拾谁呢,去吧,带点钱去,坐坐车,少走路,保持体力,晚上我们还有活动呢。”说着,她把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塞在了我手心。

    我的二弟,不争气的家伙,听到活动两字,竟挺直了腰杆,我去,这小子也太敏感了。

    我抓着那钱,快速跨出了店,再晚一步,我可真走不了了。

    我回头看了看她,她竟向我抛媚眼放电,我也毫不客气地向她放电,以牙还牙,她的舌头便伸了出来,舔着她的嘴唇,又挑逗我了,真要命,我赶紧迈开步子走远了。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率先到达了约定地点,我看了看手机,七点半,我整整提前了半个小时,于是就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在那等她,宁可我等人家,不让人家等我,这是我做人的宗旨。

    服务员给我来了杯清水,我一边等着,一边喝着那杯带着柠檬味的清水。

    我居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柔软的小手推了推我的肩膀,我醒来,一眼就看见那美女老总,她就立在我面前,我忙站了起来,“您来了?”

    “嗯,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呵呵,”她笑着说。

    我看了看表,刚好八点,我说:“你没有来晚,还准时,是我来晚了。”

    “呵呵,小伙子态度不错,一定会有前途的,来,跟我上楼进包厢再谈。”

    “好的。”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怎么感觉有种搞地下工作的味道?神神秘秘地,还进包厢呢,似乎要聊什么机密的事,我更加来了兴趣。

    但马上我的脑子就短路了,因为我的眼光被她的屁屁吸引着,哇,好浑圆,好翘啊!

    黑色的短裙几乎要被她的屁屁给撑破,走起路来, 一甩一甩的,诱死人了,下面两条雪白的玉腿,也诱人地紧。

    我死死地盯着看,大饱眼福,我承认,自从我做了真i的男人、尝到了那种销魂的女人滋味后,我就变得色了,一见出色的美女,我就想把人家摁在地上,分开她的两腿,就地i法了,人就是这样,你没尝过那滋味还好,一旦尝了,你就会老想着那滋味,我发觉我是不是上瘾了。

    我简直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上楼的时候,她在前面走着,哦,我看到了她的裙底春光,那是我给她设计的,红色后提蕾丝丁字裤,当时他穿着三点一式还不打紧,现在在她的裙底看,两边鼓鼓中间凹,那简直太诱人了,我强咽着口水,老弟也有些不安分了,把裤裆顶得老高,我忙把衣服给放了下来,遮着。

    我们上了二楼,进了一个包间。

    “坐吧!”她把包扔在沙发上,坐在了包的旁边,我便坐在了与她的小沙发成直角的另一张沙发上,跟她坐的还算近,刚坐下,我就闻到了她身上那浓郁的幽香。

    好诱人,我的老弟憋得很难受,真想在这里把她给办了,但我想这种可能性不存在,除非……除非她自己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意淫地笑着,她不知道我笑什么?

    “怎么了你?”她问。

    我忙说:“没什么,就是见到你高兴、兴奋,你真好看。”这话,我是脱口而出的,我自己也觉得这话说得有些白痴,哪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夸人家。

    她却很高兴,格格地笑着,“那你想不想,到我的公司上班?这样的话,你不是可

    以天天见到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