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辣文肉文 > 灼芙蓉 > 全文阅读 18-23

全文阅读 18-23

 热门推荐:
    ☆、18. 悟情

    〝呵呵……好个问君是否知妾心。″年轻天子那星眸尾端微微扬起,勾勒出风情万种,好似白洁的曼陀罗优雅,却含着令人心惧的冷毒。

    关於倪傲蓝每日整日的动向,他都知晓。并不是他有癖好去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而是因为清楚朝中官员们下流肮脏手段,怕他不小心被暗算了。

    树大招风,位高引人妒,这是千年不变的定律。

    就因为盯着,萧柔郁日日去访运昌轩,他也知道。可他没多加干预,听说二人常共同做画,偶尔论琴,下棋也是有的,他想倪傲蓝多了个人能放松做点朝务以外的事情是好的。

    但他怎麽也没想到二人竟然私生情线。

    萧柔郁送给倪傲蓝荷包,而他也收下,代表的是什麽,不就是有情,不就是互看有意。

    只是「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她已作後嫔妃,无能与倪傲蓝共谱鸳鸯情,感叹相遇不逢时,但又难耐时时相思,还是送个荷包让对方了解她的情意。

    金福看了眼主子唇边如春风笑意,更觉得头皮发冷,服侍主子多年,越是怒火中烧,越是笑得冷艳绝色。

    这郁妃也恁是大胆,竟然暗渡陈仓,这也罢,可对象是皇上喜爱的右丞相,这兹事体大,再者,诉情也不需如此明目张胆,明明白白留个物证,想不被发现也难。

    〝皇上息怒……″金福畏敬地说着。

    〝金福,去给朕盯着,从明日开始,不许萧柔郁踏进运昌轩半步。″南潾五指紧紧握捏住荷包,恨不得将之当作郁妃给蹂躏死。

    片刻间,金福瞧见荷包生生地被磨裂开来,绣线崩断,致绸布已成碎片,惊得暗抽一口凉气。

    已经许久不曾见过主子怒得动了内力,上次见着是二年多前梨妃设计陷害,在前皇面前装得娇弱可怜样,前皇一度欲强制废除太子,惹得南潾动手打伤二位大内高手,夺去他们的半条命。

    〝奴才遵旨。″金福着实替郁妃捏把冷汗,要不是主子不对女人下手,否则郁妃可能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

    >>>>>>>>>>>>>>

    倪傲蓝奔至茅厕外才停下脚步,单手捂着口,脸颊发烫像火烧般。

    回想皇上对她的触,清晰表达出占有欲,心跳失速,怎麽样都控制不住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嘴中鼻间似乎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浅浅淡淡的龙涎香蚀入筋骨,只稍忆起,就彷若自己仍被他的唇舌给缠绕上。

    臀上肌肤似印下他的手掌,强劲的力道,烫热的体温,已被身子给牢牢记住,害她竟觉得想了就陷进去。

    皇上……是否真的喜爱上身为右丞相的她?

    还是……只因她像极他口中的那位挚友,又或者能说是…爱人?

    鼓着小脸,倪傲蓝困扰地揉着额角。现在不是想着皇上对她态度的时候,是得思考该如何跟皇上开口提郁妃送荷包的事。

    想着,她伸手探进袖口,却发现里头空无一物,让她大大震惊。

    糟糕!那可是萧柔郁花上许多心思做出来的物品,如此慎重地交给她,而她竟然弄丢了!

    连忙沿着方才走过的路线,在地上找寻着,直至走近莲香轩都未见,倪傲蓝轻抽口气。

    该不会掉在餐桌附近,进而被皇上瞧见了?!

    目光扫过站在大门口的小睿子及其他女侍卫,倪傲蓝不用想也知道南潾还在里头,指头轻搓着袍服,对於是否要再走进去,她拿捏不定。

    但挣扎几许後,她还是鼓起勇气踏入轩内。

    总归还是得要面对皇上,除非她打算明日辞去丞相一职,但她还没有完成目标,怎能放弃。

    〝爱卿总算回来了,朕以为爱卿奔回运昌轩去处理卷宗了。″南潾傲慢地调侃着,他是真有打算少年今晚一去不回,而且,他现下眼底心底都是醋火。

    为什麽萧柔郁能进得了倪傲蓝的眼?就因为她是女子,而他南潾世男子?

    最初,他也曾迷惘过,曾无法接受过,自己竟会好男色,也逃避少见过,可越是背离,越是渴望到几近痴狂,最後,他只能说服自己,不管倪傲蓝的男儿身,他就是要他。

    想他,这般绝色难求,耀如春华的美貌,谁见谁不倾心。

    就只有一个他倪傲蓝,竟看不上眼!

    倪傲蓝微愣住,那口气怎像是个宠物被遗弃般带着些哀怨,还夹着指控意味…是不是她解读错误呢?

    〝呃……微臣知皇上仍等着……因此没贸然离开。″她抿抿唇瓣,笑得有些尴尬及心虚,与此同时,悄悄垂眸在大片大片的磁砖上扫荡着。

    的确本想直接逃回运昌轩,但没找到荷包,她觉得良心不安。

    〝哼,是不敢离开还是有事不得不回来这见朕?″南潾将少年的举止看进眼中,话中有话地问着。

    帝王侧着秀致无暇的妖娆面容,洁雅漂亮的大手往颊畔一撑,举着金筷,悠然夹起盘中小豆,送入口中,墨发柔垂耳边,说不出多少赏心悦目。

    那声轻哼,有着天子的骄纵,听起来竟可爱来着,惹得倪傲蓝微勾唇角,却不敢笑得太明显。

    看来皇上可能是为稍早的抚竟被自己拒绝而不满着。

    〝皇上,皇上是对微臣最好的主子,微臣怎会怕呢?只是……微臣一时难以…接受…″倪傲蓝考量後,决定还是让南潾知道自己的感觉。

    听见少年如是说着,南潾瞬间火气消了大半,可仍纠结於他与萧柔郁间的爱恋。

    他一国堂堂帝王,竟然要跟自己的後嫔妃抢丞相,真是个笑话,可即使被当成笑话,他仍要将他紧紧栓在身边。

    时间,他有的是,那就慢慢磨,慢慢将倪傲蓝给套进手掌心中。

    作家的话:

    有木有绝滴潾哥哥好可爱呀~~??

    这个傲娇攻XD

    这会潾哥哥大雾了~~又纠结了~~继续纠结XP

    有银问...这下潾哥哥离扑倒小蓝儿似乎更远了??!!

    嘿嘿~~不素这样子滴喔~~

    因为有郁妃低关系~潾哥哥将快要扑倒小蓝儿了~~相信银家~~

    只不过......那过程也让潾哥哥纠结了~~偶狂笑~~XDDDDD

    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谢谢乃如此忠心耿耿~有机会朕(喂喂)会好好宠幸乃低~~

    感谢 azusa901 送的圣诞树~MUA!

    感谢 cdywang 送的一枚好梗~抱紧~

    感谢 洛丽塔 送的更文大补汤+小灵的爆炸糖~乃现鸟~银家正想着乃咧~

    感谢 小蔻妹 送的圣诞树~~亲口~~

    感谢 爱沙修罗 送的圣诞树~~啾啾~~

    ☆、19. 出

    帝都。

    条条街道,人潮往来,叫卖声此起彼落,一国繁华皆看首都商机买卖。

    倪傲蓝带着小睿子出闲走。一个月以来她几乎是运昌轩及莲香轩二边跑,现下忙到个段落,而且连续几日以来萧柔郁都没出现,她就决定外出查看民情。

    虽说她是在帝都长大的,可一年也只有个几次出倪府,对於这城市是极为陌生的,因此摊贩商家对她来说每个皆新鲜。

    〝小睿子,去买包曲糖儿。″她掏出碎银给过去,望了眼大排长龙的顾客,本想作罢,但那酥香的面皮味直诱惑她的肚皮,使得她忍不住想嚐口。

    等了些时候,倪傲蓝自个儿逛着周遭,来到摆满发簪这处,木簪玉簪各自有形,让她看得目不转,老板时不时地介绍着。

    这时,一只手搭上自己的肩膀,她一惊,正想回头,来者却在她耳边低语〝倪丞相是吧?我家主子想跟您聊聊。″

    男子手劲之大,几乎要捏碎她的肩骨。抬眸看了眼老板,对方满眼惊恐,想来来者并非善类,许是想要给她些教训。

    〝老兄别急,倪弟跟你走一趟便是。″倪傲蓝淡声回应,在对方放手的同时,趁机便跑。

    她边跑边回头,一只金亮的东西飞过来,擦过她的面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再定睛瞧,竟是玉簪。

    有没有搞错?!能把玉簪当飞镖来,可见对方武功不凡。

    身边只有小睿子,她又不会武,难道今日上苍要灭她,拿回这条小命麽?

    突然,一阵掌风在自己身後扫开来,接着长剑交叠碰撞的金属声破空画开,她停下脚步回身观看。

    一名深蓝衣袍男子正与刺客打得难分轩轾。刺客见对方紧缠着自己,於是转移目标回到倪傲蓝身上,长剑直扫向她。

    由於事出突然,倪傲蓝本来不及躲避,眼见就要被狠狠劈开,那剑端只在五寸间被硬硬转向,割上蓝衣男子的左手臂上。

    趁隙,蓝衣男子直将剑身入刺客肩胛上。一看情势不对,刺客急忙抽身飞跳上屋檐,纵走消失。

    〝属下保护不周,让倪丞相受惊。″蓝衣男子单膝跪地,那手臂上的剑伤鲜血直冒。

    倪傲蓝忙抽出手巾,蹲下身,按上他的伤口,道〝你伤了,等会快去见大夫。″

    错愕地抬眸望着右丞相,不明白为何他不若其他官员般,只是摆高姿态,一副奴才挡刀顶剑是应当的嘴脸,回答〝属下无大碍。″

    〝你是皇上派来的?你叫什麽名字?″倪傲蓝帮他包扎的同时,开口询问。

    〝是,属下远程。″

    〝大内高手吗?″

    〝是……″远程默默叹口气,他没道出身分,倪傲蓝已经猜到了。本应当暗中保护不让丞相知晓,怎料到遇上刺客。

    更糟糕的是……倪丞相脸上那道伤痕,要是给圣上知道,他铁定领罚的。

    眼前的暗卫比她想像中的年轻,长发束得整齐,眉宇间还带着一分青涩,可长得清秀俊挺,若过几年,想必也是翩翩美男子,她好奇地问〝远程,你多大啊?″,年纪轻轻能当入大内高手,功力铁定了得。

    〝十五……″

    〝什麽!?″答案让倪傲蓝吒舌,〝你竟然比我小……″

    〝…….″

    小睿子这时才抓着曲糖儿急急忙忙奔过来,〝丞相,您差点吓死奴才啊。″,还好有暗卫,否则主子出了差错,他是五马分尸都不够用了。

    〝还好你心脏够大颗,才没吓死在这里。″倪傲蓝笑着回道,拿过美食,取出一块曲糖儿,递给远程,说〝呐,给你,吃点甜的,眉头不打结。″

    远程微怔,曾经有个小女孩也这般对他说。接过甜品,他开口〝谢倪丞相。″

    〝唔…我才要谢你呢,要不是你在场,小睿子会哭着回去皇受死。″倪傲蓝嚼着曲糖儿,方才的惊慌,恐惧都口中那份甜给平复下来。

    〝是啊是啊,还好有远暗卫,否则奴才脑袋真要搬家了。″小睿子拍拍口,压惊。

    倪傲蓝看天色虽还明亮,可被刺客这麽一搅和,远程还受了伤,没了心思继续逛帝都,三人便打道回。

    >>>>>>>>>>>>>>>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

    回的途中,倪傲蓝脸颊生疼,才想到自己被玉簪给划伤,还思量着要如何遮盖。进运昌轩,椅子都还没坐热,皇上就驾到。

    紫蓝薄衣如藤萝朵朵垂落,如蝶儿翩然而降,衬得帝王貌美,肤如白玉般光润,漆黑发丝随意半扎,带着慵懒妖媚之艳色。

    〝爱卿出去可好玩?″南潾坐在倪傲蓝的身侧,轻笑着品茶。

    为了不让帝王发现脸伤,倪傲蓝用右手遮挡住,乾笑着回应〝还不错…″,真好玩,差点玩出人命来……

    闲聊几句後,南潾欲一亲芳泽,却发现怎麽从一开始他踏进运昌轩至现在,少年的右手始终没放下过,黑眸微眯,将他的面容给转正视自己。

    〝爱卿,放下你的手。″

    倪傲蓝扁着小嘴,闷闷地问〝皇上…可以不放吗?″,既然都已经被他给瞧出端倪,那她要求不给看也不为过吧。

    〝爱卿不放手,朕有的是方式可以让你放。″南潾一句话说得暧昧,让倪傲蓝想到在莲香轩时的擦枪走火,肩膀一垮,认命地落下右手。

    即使是一道红痕,留在蜡黄的肌肤上仍鲜艳刺目,红得让南潾口揪痛。

    作家的话:

    暗低~~~~~鲜受抽风......文章内竟然多了不知是谁低文句!!!

    这要怎麽看????怎麽看压????

    晕死@..@

    大内高手远程弟弟出现XD

    是个可爱低小弟弟喔~~~~

    哼哼哼~~~

    感谢 羽竹 送的二颗魔法巧克力~~乃真乖~~天天等文~~大大亲一口~另外,偶最喜番巧克力了~

    感谢 漠烟 送的恋爱符~抱紧~~MUAMUA~~等着乃低甜啦XP

    感谢 鸭梨满树 送的幸运围巾~~冬天真的很需要XP

    ☆、20. 拆台

    〝远程!″南潾轻轻一唤,语调却带着森冷,彷佛风雨欲来前前兆。

    春意盎然姿色,瞬间如入冰霜雪地般,令人打颤。

    下一刻,暗卫已跪在地,〝属下在。″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心吊得老高,等着被主子赏罚。

    〝这怎麽回事?朕要你护好人,结果带伤回来,自己下去领十大板。″冷艳的帝王毫不留情面地命令,握紧拳头,没让自己挥上去,是因为他不想让倪傲蓝看,否则当场碎骨见血。

    〝启禀皇上,有刺客袭击,保护不周,属下最该……″远程敬畏地回答,却被一旁的倪傲蓝给断话。

    原本她是不应该出声,但见远程的手臂还微渗出血,手巾已全染成暗红色,加上皇上降罪,她才硬硬打断,〝皇上,这事相信远程也不愿意微臣碰上,谁想遇灾祸呢?况且远程也挨了一刀,若说要罚,也已经抵上了。″

    南潾略略挑眉,问道〝所以以爱卿看来,远程没尽责是应当的?″

    站在门边的金福及小睿子听闻右丞相的话语,心头一惊,心里皆想着,倪丞相,这……这不是当着下人的面前打皇上的嘴巴吗?何必呢?远程去挨个十大板也不为过啊。

    二人背对着帝王,面着倪傲蓝,不停地使眼色,可倪傲蓝似乎没瞧见,开口回答〝微臣并非未远程找理由,只是事出突然,远程也尽力而为。″

    〝爱卿,别挑战朕的耐。″南潾不悦於倪傲蓝竟拼命地为个暗卫说话,还如此不给他下台,是非要他发火才甘愿麽?

    〝皇上…″倪傲蓝微鼓脸颊,叹口气,定定看着天子那双灼火横烧的眼眸後,退让一步,〝别赏十,五大板,好不好?″

    她内心对远程感到过意不去,他已经拼命保护,还受刀伤,要是没他,今日她还回不了皇,也许已经陈尸在外头了。

    〝爱卿,五……″南潾才起个头,马上又被少年给打断〝谢皇上,皇上对微臣最宽让了。″

    南潾瞠目结舌,随後眯起桃花眼,眼角微微跳动。

    倪傲蓝说罢,急忙地对着侍从喊〝小睿子,快带远程去见御医包扎。″

    〝谢皇上恩典。″远程抬头言谢,可眼眸是望着倪傲蓝,他是这生第二个对他关心照顾的人,心满着说不出的温暖感。

    片刻,二个下人离开了运昌轩,剩下金福,他眼见主子脸色不佳,连忙自个也找个理由,说是去找御医取药膏给丞相,南潾准了他,让他松了口气,快步地离开。

    第一次受这般强硬被压上架,南潾火气直冒上来,在皇院内,谁敢这般对他说话,还讨价还价,他说一便一,二便二,从没人敢违逆,可倪傲蓝却硬要拆他的台。要不是对象是他喜欢的人,他会毫不考虑直接下令惩治他。

    见皇上撇过脸,瞧着窗外的园景,似乎没打算跟她搭话,倪傲蓝鼻子,自知理亏,还是主动点好。

    〝皇上生气了呢。″

    〝朕岂敢,爱卿可是比朕有权势,哼!″一句话说得讽刺至极。

    南潾索起身,走至窗边坐下,连一眼都没瞧清秀少年。

    夏风攀过窗棂,捎上几缕青丝飞扬,眉间饱含骄贵气势,似冷傲中妩媚桃花,颜色如朝霞映雪。

    倪傲蓝忍不住痴看了会。帝王动怒,竟也如此赏心养目。

    瞥见桌上那包未吃完的曲糖儿,纤指信手捻来一块,她走至南潾身旁坐落在同一张躺椅上,讨好地笑着说〝皇上,是微臣不对,今日出门,带回这甜饼,虽说没里御厨做得致,但味道朴实,皇上嚐一口可好?″

    〝哼,别以为这般可以收买朕,不吃。″南潾的美眸瞪着少年,口怒气满盈,见他颊上那道血口,又是一股心疼,又爱又恨,不能对他开刀,气得自己牙痒痒的。

    呃……看来这次是气得不轻,那得要再接再厉地安抚皇上才行。

    咬一小口曲糖儿,倪傲蓝在帝王面前晃了晃甜饼,〝皇上嚐嚐,好吃呢。″

    南潾瞧着被倪傲蓝吃过的地方,上头还留着津,这会那块饼变得特别诱人。

    〝朕姑且嚐一口,不代表原谅你。″,说完,他的嘴覆上少年咬过那处,怒火被平息的点。

    其实,中的甜品南潾已经嚐到有些厌腻,因此对於曲糖儿简单又纯然的面粉甜味感到上心。咽下口中的食物,他舔了舔唇瓣,扫了眼倪傲蓝手中剩下的曲糖儿。

    这点小动作,倪傲蓝看得透。跟在皇上身边也一段时间,她知晓他爱吃什麽,用膳的神色她都看在眼里,因此他现下喜欢这甜饼,她知道。

    〝喔,竟然微臣喂皇上吃曲糖儿都不能讨龙心愉悦,那微臣乾脆自个儿吃掉。″倪傲蓝笑眯眼,作势将手中的面饼就要往嘴里塞,立即引来皇上的注目。

    大手一伸,欲抓住少年手中的美食,〝朕要再吃。″,南潾探手,却没想到扑个空。

    倪傲蓝闪过,顿时玩心兴起,笑嘻嘻地拒绝他,〝不给吃,这是微臣的。″

    好啊!!

    南潾恶狠狠地望着少年,抿唇,就不相信拿不到那块饼,於是,出奇不意地再探出身手,还是没捞到。

    二个人一攻一守,是说倪傲蓝真会闪,总是让南潾抓不着。

    最後绝色的天子恼怒,一把压倒纤瘦的右丞相,直接按住他的手腕,咬吃着面饼,还弄得唇角都是糖粉。

    倪傲蓝看惯帝王一向是优雅雍姿的模样,这会竟然像个毛头小子,那萌样实在可爱漂亮,引人犯罪,一时没忍住,她微撑起身,伸舌舔去白糖,将湿热印上他的肌肤。

    作家的话:

    有木有觉低皇上很可爱? =U=

    一向高高在上,却跟小蓝儿玩起来~银家觉滴好有爱呀~~

    小蓝儿也有点”逗猫”的嫌疑~拿着毛线逗弄傲娇贵族猫XD

    银家写着....忍不住让小蓝儿扑上去了....

    小蓝儿:之前都是皇上扑我~现在我要反扑回来!!!

    小爱:乃这是羊入虎口压(汗)

    感谢 水样女子 送的平安符~~开心呀~~乃好支持银家捏~~啾~

    感谢 kkk9 送的圣诞树~~抱一个~~

    感谢 哥罗莉亚 送的二棵圣诞树~muamua~~

    感谢 月珞樱 送的超甜巧克力~~哈哈~~潾:姑娘一片痴心,朕心领,别再用爱慕的眼光追随朕了(打飞)

    感谢 羽竹 送的超甜巧克力~很适合这篇甜文XDDD

    ☆、21. 引诱(微H)

    艳色姿容因一块曲糖儿扬着得意笑容,在清秀少年突地迎面向他,继而感受到唇边的轻搔舔弄时,添上一道愣怔及迷蒙的情绪,更显得娇媚。

    〝皇上…这般真惹人爱…″倪傲蓝唇瓣弯弯,眼中带着逗弄之意。

    以往都是南潾主动扑上少年,现下却是角色调换过来。

    〝爱卿…你这是在捉弄朕?″他望着那近在咫尺的面容,清澈的双眼闪着他没见过的狡黠,使得他带着疑问加些不确定感。

    鼻尖几乎要碰上少年的,呼吸间盈满他独特的清香,引得年轻力壮的身躯渐渐造热起来。

    单纯的倪傲蓝尚不知自己正在逗着一只睡狮,笑咪咪地回问〝皇上您说呢?皇上您这般漂亮,现在是个小美人,过个几年成了大美人,不知要多倾国倾城。″

    南潾很确定自己被调戏了!

    从小到大,他最痛恨别人把他当娘们看,容貌完全承袭母妃,大景国第一美人的优点全数落在他身上,青出於蓝,更胜於蓝。

    这张好皮囊甚至曾遭受皇室亲戚的觊觎,让他更加厌恶被当成女子,因此他致力於锻链体魄,养增内力,教那些想对他毛手毛脚的人全分筋断骨。

    〝爱卿,实在越来越大胆了,今天朕不好好教训你,朕不会离开运昌轩。″南潾的杏眸晶耀闪闪,夹着星火。

    旧恨未了加上新仇一添,他绝不会轻易放过倪傲蓝。

    金福取来紫云膏,才踏进运昌轩,脑袋往厅里一探,便见主子恶气腾腾,二人是暧昧不清状态,识相地退出房间,将大门关上。

    唔……主子这次应该会…尽兴吧?!

    记得上回在莲香轩没成功宠幸倪丞相,当晚回去主子可是脸色沉,害他整晚心颤着,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去挨板子。

    希望今日倪丞相别反抗,就乖乖从了皇上吧。

    倪傲蓝还未反应,小嘴就狠狠地被吻住,帝王的贝齿咬着嫩唇,有些刺疼,她张嘴想喊叫,他的舌头趁机堵进了口中,缠着她的粉舌,用力吮住,吸得她舌微麻。

    天子灼热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脸上,那淡淡的龙涎香似是掺了酒,竟教她迷醉起来,任由着他吻着。

    接着,南潾放缓速度,眼底闪过一丝明。

    一味地压倒少年并非最明智的选择,最好就是引诱上勾,让他学会对自己有回应,久而久之,欲罢不能。

    舌尖稍离,轻挑着倪傲蓝的舌,若有似无地蹭磨过,一下一下勾着舌。

    忽地嘴中的霸道消逝,让倪傲蓝不适应,彷若从天堂跌落谷底,一种莫名的空虚充斥在体内,催促着她去抓住对方。

    於是,她主动伸舌,学着帝王亲吻她的方式,缠吻着他的唇舌,在他的嘴中嚐到面皮的香味,甜滋滋地。

    南潾被少年生涩的吮吻给诱惑,跨间的欲龙立即由苏醒转为硬挺,下腹的热流直窜开来。

    他转而由少年的嘴往一旁亲过,舔着耳垂,嗓音饱含情欲地说〝爱卿,朕想要你。″

    每日午夜梦回,他总是梦见激情的画面,倪傲蓝不会知道他醒来後总得去泡冷浴,见着时,总得要隐忍地克制住。

    想要,想得到,想得快癫狂。

    天子的一句要求,让倪傲蓝顿时进退两难。这次虽没碰着他的身躯,但她清楚明白他的渴望,只是她无能在他面前坦程相见。

    咬咬唇,她哑着嗓音说〝皇上……微臣还没…准备好……″

    〝爱卿,朕知晓,可朕难受的紧。″

    〝那…那…皇上告诉微臣怎麽样才能不难受……微臣帮您…″

    除了退下衣裳外,其他的倪傲蓝都可以接受。瞧着他眉心都皱起,她心底有着不忍心。

    听闻到少年让步,同意帮自己,南潾稍退起身,扯拉过他的手,直接覆上自己的私处,说〝爱卿帮朕撸。″

    初次上男子的下腹欲,倪傲蓝瞪大双眼,加上皇帝的命令,小脸立马烧红,结巴地反问〝撸……撸…撸什麽…?″

    〝帮朕撸龙。″

    〝微…微臣…不会……″

    〝爱卿与朕同为男儿身,怎会不知如何撸它呢?″南潾不解地看着双颊耳皆染红的少年,想着,即使晚熟,十六岁也应该会自解了吧。

    倪傲蓝当场哭笑不得,这…这算是漏洞麽?她假扮男子,却忘了多少该补充点男子生理构造的知识,这下可好。

    手里握着可是龙,没经验的她总不能硬上,到时皇上龙体有恙,她可是担不起,尴尬地笑着回〝微臣…一直以来皆埋头苦读书……没这经验过……″

    南潾恍然大悟。倪傲蓝年纪轻轻能够饱读诗书,还有如此多的见闻,因此没自解过也属正常,这麽一来,他可真是纯情到极致,对他的喜爱也更多了些。

    〝呵,朕教爱卿。″他轻笑,眼角透着一股动人春色,媚然妖艳。

    扣着比自己的手小上一截的手,他不禁有些讶然,之前没仔细测量过,现下才发觉少年的手真得纤小,不过才十六岁,还会抽长的。

    隔着薄透的亵裤,南潾带着少年圈握住,道〝这样握着,然後上下套动。″。之所以没有退去裤子,是考量到他既没经验,第一次缓和些总是比较好。

    〝唔……皇上…它…很大……″倪傲蓝羞涩得不知该看哪,只好死死盯着自己的手,看得出来龙的形状,五指都还圈握不起来,可见皇上是天赋异禀。

    〝爱卿可喜欢?嗯……″南潾兴奋地问着,盯着少年低垂的脸,手心的软嫩穿过薄布熨上,叫他忍不住低吟出口。

    这问题对倪傲蓝来说很难回答,她不知道龙大不大与她喜不喜欢有什麽关系,不过……感觉皇上应该是想要听到肯定的答案,便回答〝喜欢……″

    那声低低略哑的男吟声听起来感,传入耳中,如蛊药般发效,让她便觉身子发热,微骚痒的感觉从下腹漫开,心跳加速地鼓动着。

    作家的话:

    嘤嘤嘤~~~~小蓝儿上勾鸟~~~

    更进一步亲密接触罗~~~

    有木有觉滴小蓝儿很可爱?

    连潾哥哥那处都可以想成”天赋异禀”XDDDDD

    由於小蓝儿是纯真低~

    小爱不想一次就染黄她~於是让潾哥哥不脱裤子啦~~~

    虽然偶知道潾哥哥很想脱裤子XP

    感谢 kkk9 送的圣诞树~~啾啾啾~~~

    感谢 羽竹 送的星星糖果罐~文文来啦~~~~现在偶可素乖滴咧~~总是双手奉文~~XDDD

    感谢 clenemtine 送的小灵的暖暖包~~亲口~~

    感谢 tina85056 送的超甜巧克力~~欧~~银家爱滴~~

    感谢 花凝 送的爱心糖果~~谢谢乃按赞~~还连三个赞~~抱紧~~

    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银家会好好加油滴~~最近偶很乖吽~~记得宠幸银家喔(打飞)

    ☆、22. 上钩(微H)

    夏日热气随风拂来,一道束光穿过窗棂,铺於窗边躺椅上。

    光影落在帝王玉面上,颊畔透着粉桃绯红,似幻似迷雾,唇瓣薄红,墨眸如水光柔亮,天香艳色惹人凝。

    垂颈,南潾盯着少年面色羞红,小嘴微启,舌尖舔过唇瓣,他软声道〝爱卿,吻朕。″

    抬眸,对上那张倾色容颜,倪傲蓝昂颈,粉唇印上他的,小心翼翼地啄吻,带着笨拙及生嫩,再吐舌舔着。

    她努力地回忆着皇上每回亲她的方式,奈何只能找寻到片段,大多时候她都是头昏地任他缠吻。

    少年的吻法真心让南潾感到愉悦想笑,就像只小犬,不停地舔着自己,而他耐着子,由得对方乱吻一通。

    〝皇上……微臣这样做可对?″倪傲蓝忍不住开口问,她总觉得自己吻得怪,可又不知是哪边出岔子。

    〝爱卿…朕随你亲,即使咬疼朕,朕也不会恼你的。″南潾轻含住他的下唇,大手加上几分力道,让倪傲蓝的手紧握住自己的男。

    果然感觉是天差地远。

    偶尔,当一人独自忍受不住欲火时,他绝对不会找後嫔妃来暖床,而是选择自解。他知道如果倪傲蓝握着他,那销魂感是自解的好几倍,可,真的发生时,他才认知到不是好几倍,是好几十倍甚至百倍。

    手掌中的男物硬翘,只一紧握,就变得硬上几分,还带着活跃的鼓动感,让倪傲蓝感到惊奇。

    将小嘴凑贴上那二片桃唇,她伸舌探入他的口中,磨过他的舌面,与他的舌追逐嬉戏,间或他反向吮着她,带着狂霸气息,让她来不及咽下津,就顺着嘴角流泻下来。

    〝唔……″

    〝嗯……″

    二人发出暧昧的轻喘呻吟声。

    南潾放开少年的手,一手搂着他的腰,另手覆上他的臀部,重温在莲香轩的爱抚。自从上次过後,就难以忘怀那手感。

    纤手虽没有皇上继续的引导,但倪傲蓝仍没放手,上下律动着,五指尽可能收拢,却还是圈不住龙。

    真得好。

    觉得内的气越来越薄,再下去她可能会窒息,於是侧过脸庞,额头抵在天子实的膛上喘气。

    那炙热的呼气穿透过薄紫裳衣,扫上南潾的肌肤,瞬间让他的燥火又烧旺一些,手指掐着臀的手劲也加重点,却没弄疼倪傲蓝。

    圆臀被揉着,带点微疼麻,可又舒服地撩拨着春心,她微眯眼眸,感受到一股热流点点渗出来。

    〝爱卿…喜欢朕这般你吗?″天子的手势带着煽情,甚至略微探进臀缝中。

    〝嗯…喜…欢……″

    〝爱卿是朕的…往後也只能让朕碰…谁都不许碰…你也不许碰谁…知道麽?″南潾吻着少年的发顶。

    倪傲蓝,你这辈子哪里也别想去,身子是朕的,心也是朕的。朕绝不让郁妃碰你,反之,也不让你碰郁妃,你能的就只有朕一个人。

    〝知道……嗯…皇上…″倪傲蓝意乱情迷地回应,股沟被他修长手指的擦着,有种微激麻感窜升上来。

    耳膜被少年的吟叫刺激着,南潾猛地扣住撸着的手,用力地握住,加快速度套弄,虽裤料是上好丝绸,可细嫩的圆头被布料擦过还是会刺麻,这却反而带来另种快感。

    二只交叠的手持续晃动好几十来下後,帝王喘吼着〝爱卿…嗯……好爽…″,一股稠喷在亵裤上,染湿了布料。

    怔怔地望着皇帝那舒坦又春色满盈的俊容,倪傲蓝此时心跳飞快。

    南潾缓过气血後,瞧着少年迷茫又羞涩的面容,轻笑着将他给搂进怀中,双唇抵在他的耳边,嗓音慵懒地道〝爱卿,下次让朕帮你撸,可好?″

    啥……?

    大眼微睁,带着惶惶然的情绪,还好帝王此可没能见着,倪傲蓝皱着眉,回答〝皇上…微臣还没能够习惯……若是…若是先帮皇上……等熟悉後再说,好不好?″

    她没有那东西可以给他撸,即使有她也不敢劳驾帝王服侍,但如果能够帮他消解不适,那她是乐意也愿意做的。

    轻咬着粉色耳壳,南潾不想逼紧他,反正第一步已经让他成功接受自己,那接下来只要循序渐进,总有一日能够得到他。

    〝爱卿说的,朕允你。″他欢快地答应。

    接着片刻静默後,倪傲蓝开口问〝皇上,解气了吗?微臣知跟您讨价还价是微臣的不是,但…微臣想的是希望皇上培养的人才都对您忠心耿耿,失职必然是要受责罚,可若过重,则会失心,过与不及皆不好,唯有秉持中庸之道,才能留住人才。″

    南潾思考着少年的一席话,他承认见着那道伤口时,惊恐与愤怒顿时淹没他的理智,固没衡量整个情况,〝朕解气了,爱卿为朕好,朕知晓了。″

    抚了抚倪傲蓝的长发後,又道〝下回出,朕要一起陪着,免得爱卿受罪。″

    无法放下他,怕他伤着,怕他消失不见,因此,得要加紧护着他。

    侧过脸,枕在少年的肩上,黑眸顺势将外头池子中的芙蓉给看入,南潾心头浮上几许纠结情绪。

    那纯真清丽的少女如今身在何方?是否已落得婷婷玉立,妍姿绝伦?是否仍记得潾哥哥?还是已经嫁作人妇,有另个男子疼爱着她?

    想到另个男子可能代替了自己,他口扎着一丝莫名烦躁。

    他喜欢晓岚,却又喜爱倪傲蓝……为何会这般?难道他像父皇一样,生风流,不甘寂寞?

    作家的话:

    嘤嘤嘤~~~潾哥哥稍稍满足罗~~~

    接下来可累死小蓝儿了~~

    要知道~大野狼一但吃到渣,就会不停想要吃一整块XD

    胃口只会越来越大\口/

    感谢 tina85056 送的星星糖果罐~好可爱喔~~MUA~

    感谢 羽竹 送的魔法巧克力~抱紧~

    感谢 羽倾 送的八棵圣诞树~这妹纸吓到银家了~谢谢乃低大力支持~~银家会更努力低\口\/口/

    感谢 月珞樱 送的超甜巧克力~乃一定是看文看得笑咪咪是呗~?眼儿弯弯好漂亮~

    感谢 ahsiek 送的圣诞树~皇上真低是个萌物~但他本人并不承认XDDD

    ☆、23. 傲娇

    运昌轩。

    倪傲蓝坐在案前,望着轩外,雨珠串串自檐边滑落,清脆打至地面,条条小溪流过砖缝间青苔。

    自从她帮皇上撸过後,皇上似乎上瘾似的,天天都要借助她的手,让她对他更加确定他是天赋异禀,不只那物大,需求量也大。

    那时刻总是会弄得她春心荡漾,亵裤湿润一片,她不知道为什麽会这般,想找义母问,却又觉得羞耻,困扰至极。

    唉……到底受帝王宠爱是件好事或者坏事呢?

    〝丞相,歇一下,来嚐嚐今日奴才托人自外带回来的桂花米糕。″小睿子自外头奔进屋内,抬手抹了抹脸,从怀中拿出包裹。

    起身坐至桌边,倪傲蓝捻起一块咬下,清新的花香自口中漫开,使得她暂时忘记缠着多日的问题,愉悦地品嚐,〝小睿子,坐下,一起吃。″

    〝是,跟着丞相真有口福。″小睿子立即一屁股黏上木椅,大方地拿了块。跟着这主子真是好,没架子,又会照顾下人,他一定是上辈子烧了好香才会跟到倪丞相。

    〝远程。″倪傲蓝轻唤。

    从那次远程搏命救她後,她连带地也待他好,平时他总是身处暗处,但只要有好料的,她一定会叫他出来,有福同享。

    远程闪到桌边,抿着腼腆的淡笑,〝丞相。″

    〝坐下来一起吃,这是小睿子从外弄回来的,知道你不爱吃太甜,这味道应该还能接受,嚐嚐。″倪傲蓝拍拍椅面,对他露出微笑。相对於小睿子,远程就较拘谨些。

    〝谢丞相。″远程这次倒没推辞,就坐下来,因为他明白即使拒绝,倪傲蓝还是会要求他应下来。

    三个人边吃边闲聊。

    眼眸瞧见远程嘴边沾上一粒米,倪傲蓝拿出手巾,很自然地将之给拭去,口气温柔地说〝远程吃相比小睿子好,却唇边带了饭粒。″,她将他视为弟弟,对他的举动也带着母爱。

    看着倪傲蓝的举动,远程禁不住脸色一红,嗯了声後,从袖口掏出一条手巾,上头一角还留着淡淡的血痕,他已经清洗过几次,但仍洗不去。

    他开口问〝丞相…这是那次您给属下包扎的手巾,呃…属下洗了多次,却还是洗不去脏痕,想问您介不介意让属下留下来用?″

    当倪傲蓝轻笑着递给他曲糖儿,说着那句话,他心尖微微颤着,当後来数不清几次,总是待他好,不忘记有他一份时,他渐渐将他给记在心上。

    对右丞相,他有些近香情怯,他只敢默默爱慕他。

    〝啊…你竟然还留着?我以为丢了呢,若你需要手巾,那条别用了,我手中这条给你。″倪傲蓝想可能远程身上没这东西,需要的话就给他,她回倪府在拿就是了。

    远程一听,心底喜悦满溢,开心地回答〝真的?那谢谢丞相。″

    〝如果朕不许呢?″募地,横来一句清冽的男嗓。

    劈得远程原本已伸出去的手给定在原处,不敢再往前移动半分,尔後立即收手,单膝跪地与天子请安。

    小睿子也机灵地忙自椅子上弹起,跪地问安。

    南潾身子轻椅在梁柱上,似乎已站在有那麽一会,红衣艳艳衬玉面,墨眸傲慢轻扫跪地臣仆,绛唇抿起。

    望着皇上脸上的神情,倪傲蓝不解,他似乎正在不高兴。

    〝皇上…怎麽.…..?″

    〝退下。″

    命令落下,瞬间轩内只剩下南潾与倪傲蓝,二人对望着。

    在南潾踏进运昌轩,便见他们三人吃糕兜着话,他只是想听听私下他们会聊些什麽,却没想到听见远程对倪傲蓝要手巾,这也罢,东西脏了,也不好还人。

    但,接下来更听见倪傲蓝说要再把手中的给远程,他忍不住怒了,出声制止。

    难道他没瞧见远程的神情,没读懂远程眼眸中的欣喜及喜恋麽?

    那情绪南潾再清楚不过,那分明是喜欢,那麽明显,毫无遮掩。

    而倪傲蓝却要给!

    凭什麽给远程?要给也是给他!

    〝爱卿你怎麽能够给远程手巾?″南潾咬牙,不悦地盯着少年瞧。

    〝皇上,远程既然有需要就给他用,微臣也没非得要留着这条不可。″倪傲蓝真心不明白他究竟在不满什麽,难道是因为对象是远程?是因为上回没罚满十大板,所以他还耿耿於怀?

    南潾唇边扬起笑意,如玫瑰般娇艳绝色,可也带着刺,〝那是不是谁要你就给谁?你把朕当什麽?″

    倪傲蓝有些头胀,怎麽听不懂皇上说的话,她给个手巾,他有需要这般动怒嘛?

    傲娇!有够傲娇!

    〝微臣把皇上当是主子。″她微鼓着双腮回答,语调带着堵气。

    〝很好,非常好。″南潾牙关紧绷,简直要把牙给咬碎般,双手紧握成拳。他需要冷静才不会失控地掐上少年的脖子。

    於是,他转身,大步地走出运昌轩。守在门口的金福一惊,打伞慢了几拍,慌忙地撑伞跟上,说〝皇上,小心雨淋。″

    〝滚!给朕滚得远远的!″南潾低咆出口,由得雨水滴落在他发上面上,他也不在意。他只忿忿地想着,那人不在意他,不在意他。

    就在他即将跨离开运昌轩园子之外时,大手猛地被扯住,正在气头上的他甩开手,欲再往前走时,腰间被环上。

    背後传来一声低哑又夹着慌张的叫唤〝皇上……″

    作家的话:

    嗷嗷嗷~~~给皇上吃醋一下XDDDDD

    其实皇上发飙也是很萌低~~哇卡卡卡~~~

    这二人本是在**同鸭讲(打飞)

    今天晚上体力不支.....

    原本想休更一天...但又想到妹纸们挂心着等着看文,所以银家还是撑着拼完这篇=..=

    现在眼神朦胧.....真得要去趴倒了~~~

    感谢 草莓提拉 送的圣诞树~~MUAMUA~

    感谢 asia924 送的圣诞树~~亲口~~

    感谢 羽竹 送的魔法~好感动乃天天等文~~抱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