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辣文肉文 > 灼芙蓉 > 全文阅读 566-61

全文阅读 566-61

 热门推荐:
    56. 落空

    翌日,天色黑压压一片,殿明灯大升。

    金福守在养心殿园子口,就见侍卫急忙地迎面冲来。

    〝金福公公!″

    〝三更半夜的,鬼叫什麽。″

    侍卫附在金福的耳边低语,立即让他脸色大变,转身领著侍卫来到殿门口,轻敲二下门板,便推门而入。

    南潾半睁著眼眸,慵懒地躺侧在龙床上,一副将醒未醒之色,〝什麽事?″

    心头颤得不像话,金福觉得四肢冰冷,实在难以开口,尖细的嗓音抖得如蚊子轻轻飞绕般响著〝皇上……永济省府……传来急讯……″

    〝期期艾艾什麽劲?快说!″南潾缓缓闭上眼,这些时日他一人揽著所有朝务,常常批阅到丑时,才睡下不到一个时辰,又被叫醒,实在有些头昏。

    金福抬脚踢下侍卫,对方反应灵敏地跪倒在地。

    〝启秉皇上,永济省府急讯,倪丞相行经山区途中遇劫……″

    〝你说什麽?再给朕说一次!″帝王募然睁眼,坐起身躯,脸色黑青交错。

    侍卫吓得头更垂低,话说得七零八落〝倪……丞相……连同大内高手……远程……二人双双……跌落於……流沙地……凶多吉少……遇上山贼……打劫……小……″

    话还没说完,即被南潾给打断,他心急地起身著衣,吼著〝金福,朕要出去永济省,给朕备好血汗宝马,带上锐骑卫十人,其馀人马随後跟上!″

    顾不得挽发,他随意抽来绸缎细丝束起长发,心头慌得厉害。

    他的宝贝,绝对不能有事,他要去救她,去救她!

    半刻後,殿大门轰然开启,一批良人马随著天子朝永济省狂奔前去。

    >>>>>>>>>>>>>

    永济省,山区,红地流沙区。

    倪政钧听闻噩耗後,随著金福等人来到此地,时间上比皇上晚了整整一天,可也算是快的,因中间不曾停歇的赶路。

    远远就望见天子站在流沙岸边,背影透著孤独及沉,他深吸一口气,提步走至天子身旁,道〝微臣来迟……皇上……傲蓝……″,真要开口,他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去问。

    只因,这对少年帝王及自己来说都是种夹著惧怕的刺激。

    〝她不见了……朕命人沉入泥沙里……也没任何回应……″南潾死死的盯著底下那块彷佛静止不动的土地,难以相信倪傲蓝沉了进去。

    自从他赶到这处,就没在阖上眼过,怕是一闭眼,就错失挽救人儿的机会。

    此时,锐骑卫跪在南潾身後,战战兢兢地回报〝属下已分头搜过近五里内,并无发现倪丞相踪迹。″

    拳头紧握,指节泛白,南潾期待的心再一次落空。

    永济省刺史曾前来禀报过,掉入这块流沙等於死路一条,至今不幸落下的人皆葬身之下,找无尸首。

    可他不想放弃,从一开始一里搜寻,再三里搜寻过,再五里搜寻过,越是扩大范围反覆搜过,他就越感到无望。

    〝倪卿……没有她……朕该如何是好?……朕不能没有她!″南潾唇角抿直,黑眸泛上薄雾,模糊了他眼前的景象。

    〝皇上……″倪政钧不知该如何安慰,如果今日换做是孟茹鸢死去,他也会崩溃的。

    眼前强大如天,一手掌权,睥睨万物的帝王,除去这些外素,南潾不过只是个专情的少年郎。

    自嘲一笑,南潾幽幽地说〝身为一个天子,却连保护好自己的女人都做不到,朕真失败,不如随她而去!″

    语毕,他便想往前走去,却被倪政钧及金福更快一步地抓住身躯,而动弹不得。

    〝放开朕!″南潾怒吼,双眼爆红,眼角已然湿润。

    〝皇上请三思啊!″金福的声调带著哭意,他何尝不知主子爱倪傲蓝之深,可国家社稷岂可一日无君,这位明君还是前皇在驾鹤归西前,交代他得要好好照顾的。

    倪政钧也开口〝皇上!您冷静点!您想想傲蓝会希望您这麽做吗?您最清楚傲蓝的期许不是麽?″,他把女儿端出来,为的就是打消皇帝欲与同归於尽。

    女儿曾经告诉过他,她对皇上的寄望,万一哪天天灾人祸下她先走了,他得要保住他活下去。

    南潾身子僵住,死死地咬住唇瓣,咬痕之深,皮破出血,腥味在口中散开,苦涩不堪。

    她说过的话犹在耳边柔软地回盪著。

    「我更希望我的潾哥哥是个好明君,力图治国家。」

    「答应我,无论如何,把大景国的江山人民放在第一位。」

    她写来的情书犹历历在目。

    「潾哥哥,你的乖宝贝,已圆满完成任务。

    念你,思你,我已不能没有你,恨不得现在已身在你的怀抱中。

    道不尽情意,盼相见。傲蓝。」

    在他的生辰那日,她拉著他许愿,他笑著宠溺著她,求替他许下愿望。

    她说「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谁能告诉他为什麽上苍要对他如此残忍,是因他恃才骄纵,自大狂妄,不懂得珍惜她,所以才这麽对待他麽?

    若是,老天爷您已经惩罚了,是不是把她还给我?

    我什麽都不求,只卑微地求您将她还给我。

    南潾双膝跪地,哽著嗓子喊著宝贝的名〝傲蓝……傲蓝……″

    回应他的是呼啸而过的风声,是细砂翻滚,是绿木嘎嘎作响,再也没有那道低哑温柔的女嗓。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

    任凭尊贵的少年天子再跪上一日一夜,也唤不回那个怀天下,聪明娇俏的少女丞相。

    >>>>>>>>>>>>>>>>

    大景国右丞相不幸遇劫,命丧黄泉的传闻已悄然流传开来,可皇帝始终没有下令举办隆重丧礼。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他的原则,也是他的坚持。

    因此,倪府并无人披戴雪白丧服,可却掩不住府中弥漫著死气沉沉,连同殿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冷森静默。

    一个月後,皇帝下旨,立倪政钧为右丞相,首灭永济省山贼窝,接著各地州县跟进,将不务正业抢粮盗妇恶人一一追拿入牢,再将倪傲蓝在时所留下的政策推出实行。

    大景国皇帝不再温和依序推进改朝,而是采行风驰电掣治理朝政,对於右丞相的上奏也是纳谏如流,加速整个国家社会大迈进,带来大景史上第一盛世。作家的话:好了~故事到这边结束XDDD开玩笑低……若真这样~银家会被围殴到死=U=在写到「天若有情天亦老时」,银家忍不住浮现刘德华唱的一首「如果你是我的传说」歌词:天长地久有没有 浪漫传说说太多 有谁能为我写下一个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只担心等不到 矛盾心情怎样面对才好从来爱是没有藉口 没有任何愧疚 你的一切永远将会是我所有如果你是我的传说 让他天长地久 追梦的人 为你在等候银家觉得很符合皇上的心境……皇上其实心中隐隐有著一丝担忧,这不难从小羊在宣政殿上请命时强烈地看到.皇上的确是怕等不到~嘤嘤嘤……原本银家还觉得这对皇上来说是……是有点虐……但写完怎麽觉低……颇虐低=_____=不过妹纸们放心……这小羊属虐身,皇上属虐心~男银承受力比较强……(小声地说)

    57. 恩公

    常满国,在大景国初建之时,便与之缔结下友邦条约,已为同盟关系约有二百五十多年。

    常满国边境。

    这儿紧临大景国,一般来说,边境通常是最为萧条荒凉,可在此却不同,因二国商贾流通交易频繁,繁华程度堪比常满国首都。

    夕阳斜斜仰落,带来遍天晚霞云彩纷散,街道亮起烛灯,准备迎来夜晚生活。

    大宅圈子的大门欲被关上时,一道年长妇女的大嗓门窜出〝秧秧,今个儿来林大娘这用晚饭。″

    林大娘就见那门缝探出个小脑袋,纱面蒙住女子半张小脸,只剩一对眼儿弯弯,〝谢谢林大娘,我已经吃饱了,想出去买个甜点吃。″,嗓音软中带著极轻的沙哑。

    〝佑程把你交代给我,我可不想半个月後他回来找不著娘子呐!″林大娘脸上挂著和蔼笑容。

    这麽长一段时间小夫妻俩感情不仅好,对於她们这里大宅圈子里每个人都温和有礼,那柳佑程更是努力上进,前些天跟著她丈夫出远门去经商作买卖,为了就是让小娘子吃穿不愁。

    〝呵呵,他总是太过担心。″

    〝娘子长得貌美如花,当然会担心。″

    〝林大娘,出门半张脸都遮去,还怕我被拐不成?″

    林大娘想想也是,常满国规定已婚妇女外出皆须蒙面,只有回到宅院中才不需遮掩,而未婚女子可抛头露面,为自己争取未来好丈夫,看来的确是担忧太过,便回答〝那就早去早回。″

    〝我不会走太远的,晚些时间就回来。″柳秧秧语带保证,挥挥小手便阖上门。

    >>>>>>>>>>>>>

    羊肠小径中,二名彪形大汉正追著娇小的女子,杂带著连连的咒骂声。

    他们实在怒气翻腾,原本已经取得将要骗到手的可爱女童的信任,却因为这个不知哪冒出来的人妇嘴劝导,女童吓得跑进店铺内求救,害得他们没能将货色带回青楼,只好转头找罪魁祸首。

    柳秧秧没想到无心好意,却招来恶人转而威胁讨财,身上的钱每一分都是丈夫辛苦赚来给她的,岂能说给就给。

    心里也知道恶人惹不起,於是她二话不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跑著,转入一条巷内,与一名红衣男子错身而过,而後头的二名魁武的大熊却擦撞上他的手臂。

    正在追人,又被人挡路阻饶,让他们很是不爽,马上停下脚步恶骂〝你娘的,给老子站住!还不赔声道歉!″

    二人在男子回身後,看清他的面容,墨眉秀丽轻挑,星眸闪著冷艳碎光褶褶,绛色唇瓣如媚人桃花,明豔华贵气势张扬,加上一身绯红软裳,恰恰绝色无双。

    足足让他们看直了眼,回神,互打个眼色,彼此明白方才那女童不要也罢,把这个大美人掳回去给嬷嬷,铁定赚翻,真是颗摇钱树,於是上前调戏。

    〝美人,刚刚哥哥口气凶了些,有没有吓著?让哥哥安抚安抚嘿。″大汉说著便伸手欲上男子的肩膀。

    碰!碰!

    顷刻间,二名大汉已然躺倒在地,不住的哀嚎,只觉得全身好似筋骨断裂成好几截。

    〝真脏了手。″男子轻轻地丢下四个字,转身离去。

    柳秧秧目睹这幕,惊愕地瞪大眼,她甚至连那红衣男子何时出手都没能够看清楚,回神後,发现他已走得有些远,连忙追了上去。

    〝恩公,恩公。″她连喊二声,对方依然未停下脚步,但她已跑得喘呼呼,下意识伸手欲扯住他的衣袖,却没想到他竟闪身而过,扑了个空。

    接著,她乾脆越过他,挡在他前方,笑著道〝恩公,请留步。″

    南潾冷脸看著挡住自己去路的已婚女子,回说〝本爷不是你的恩公。″

    〝可是刚刚你救了奴家,就是恩公。″

    〝那是因为那二个不长眼的东西撞了本爷,还要本爷赔罪,与你何干。″

    男子的话让柳秧秧一愣。

    呃……看来这位大爷非常讨厌任何人碰触到他,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放弃想要答谢对方,若非遇上他,她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唔,但是是恩公把他们解决,让奴家能够平安,所以大爷还是奴家的恩公!″柳秧秧盯著他的俊脸,脸颊轻红,不得不说这恩公长得妖美玉色,难怪二个大汉转而想搭上他。

    观察著那双水润大眼,竟然没有任何一丝惧怕,对於他的冷面,能够直视的人寥寥可数,这让南潾烦闷的心情好了点。

    见男子不再划清身份关系,柳秧秧马上提出要求〝恩公,为了答谢相救,是否给奴家个面子,请恩公吃个饭?″

    本想拒绝,却在对上她眼中殷殷期盼及纯真时,南潾鬼使神差地应允下来,等他回神,已经被女子领进家小餐馆,上了二楼,在窗边坐了下来。

    本来这时他应该是要回到常满国君的别院歇下才对,看来可能让金福又跳脚紧张兮兮了吧。

    由於南潾并不饿,柳秧秧便点二道茶点,回过眼问〝恩公,奴家叫柳秧秧,敢问如何称呼恩公?″

    〝叫本爷南公子就好。″南潾漫不经心端起茶水喝上几口。

    二人一问一答,都是柳秧秧问起说著,南潾语句简回应,不多说半句。

    店小二送上茶点後,柳秧秧拿起筷子,催促南潾品嚐。当他将一块沾著糖粉的面皮给吃下肚後,道〝这是……曲糖儿?″

    〝唔……这儿叫做甜心儿。″她开心地嚼著,〝好吃吧?″

    南潾心情复杂地吃著,这味道他没忘记,倪傲蓝还在时,他常吃,她总是闹著他吃,喜欢看他吃得嘴角都是,像孩子一样,而她走後,就再也没吃过。

    多久了?

    有三年了吧……

    〝南公子,今日是你的生辰麽?″柳秧秧好奇地问,可口气几乎是肯定的。

    〝为何这麽问?″今日满子廷只吩咐要他穿上,其他什麽也没说。

    〝你自大景国来可能不知,但在我们国家里,红裳只有喜庆才能穿,要嘛是生辰,要嘛是娶亲,你应该已经有娘子,所以我猜今天是你的生辰。″

    〝你猜得对是生辰,至於娘子……本爷尚未娶妻。″南潾眸光淡淡地飘向窗外。

    柳秧秧突然觉得口一揪,瞧著他的侧脸,虽然他未皱眉心,但她却好像能够看到他心底的悲怆,让她想要抚平。

    捧起茶杯,她道〝秧秧以茶代酒,祝南公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转眸看她一眼,南潾垂下黑眸,自嘲著〝呵,本爷倒希望见不著明日的太阳呢。″

    要不是他宝贝儿对他的冀希,要不是他曾允诺过誓言,他就不会还活著。他不会自残,只等著老天收他的命,只是,要等到这天似乎还很远很远。作家的话:嘤嘤嘤……时间过很快喔……(马上被围殴XD)秧秧这名字好不好听压?银家觉低好可爱捏……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笑脸呢?乃低笑脸呢?因为现在是被虐章节麽?所以没笑脸?XD感谢 clenemtine 送的元宝~蹭蹭~感谢 洛丽塔 送的爱心糖果+元宝+金币~扑~乃可以建议鲜研发可爱礼物XDDD为啥小猫要关在门外??不怕它鬼叫冷死??满妹常常有外交公关要作XDDD感谢 tina85056 送的鲜鲜红包袋~亲口~感谢 焚遥 送的爱情花束~MUAMUA~感谢 king753 送的小金马+三棵圣诞树~啾啾啾~感谢 羽竹 送的元宝+超甜巧克力+魔法仗+星星糖果罐~亨亨~这时就会说皇上可黏~!!之前还说他太傲娇要虐虐他XP银家可素乖低更文喔~给乃撒花撒够黑XDD感谢 elisahuang 送的春节鞭……抱个~感谢 ahsiek 送的金币~飞扑~这是银家找到长期饭票低节奏麽?XD感谢 铃兰 送的金币……MUA~感谢 alice5 送的小金马~蹭~

    58. 别苑(微H)

    浸入沉沉梦境中,恍如真实模样。

    少年长发如墨丝披散,健臂上架著她的二条玉腿,红的大不停地抽著粉嫩水,带出莹莹飞溅。

    下腹满溢著既酸涨又酥麻的快感,让她禁不住嘤嘤地呻吟著,身子像似缺水的鱼儿般燥热,主动弓起腰身,使得少年进入得更为彻底。

    玉袋急促地拍打上嫩臀,男尽数入顶上花心,为她带来无法言喻的快乐。

    她努力地想睁大眼看清与自己交缠的少年郎是谁,可那张脸却怎麽也看不清,好似隔著层层雾气。

    大力地耸弄身下粉豔娇躯,感受到软越来越为紧缩,在她即将登上顶峰之时,少年道了句「嗯,宝贝,你好甜好香……」

    〝呼呼……呼……″

    柳秧秧猛地惊醒,失神地瞧著床顶,不知该失落还是该羞耻。

    春梦,已经纠缠著她有近三年,都是她与某个不知名的少年交缠著,各种姿势皆有。一开始偶然出现,她不以为意,但後来频率越增越多。

    也许是春梦的影响,她无法接受柳佑程亲密的碰触,每当他俯身过来想亲吻她时,她就觉得全身僵硬,慌张无比,他自然也察觉到,便柔声圆场,二人最多也只牵过手。

    这事她从未跟丈夫提过,就默默放在心底。

    大宅院子里头的大娘大叔都以为他们夜里很是欢好,总关心她的肚皮有无动静,这时丈夫就会笑著打发说她还年轻,不急。

    心底也隐隐知道这样对柳佑程来说是种折磨,但……但她不清楚自己倒底哪边有问题,要跨越那条底线似乎是比登天还难的事。

    而以往在春梦幻境中,她只见得著画面,这次却能听见那位少年的嗓音,所以让她吓醒。

    因为,那声音竟然是昨夜遇到的恩公南公子的。

    抬手揉揉额角,柳秧秧觉得自己许是待在家中太过悠閒才会胡思乱想,虽然她也会绣些活儿卖与绣坊,能赚得不少银两,但大部分时间仍是窝在大宅中。

    很想出门走走认识常满国边境景色。

    说来可笑,从她摔伤清醒後,不记得任何事情,所有她的身家都是柳佑程告诉她的,他带她回老家这儿定居,但却从未陪她四处去看看,她住於常满国边境,却未知有何美景,认识的人也少之又少,都属大宅园子里头的人。

    嗯……大娘大叔们白日都去忙活儿,自是没空陪她去踏青,那该找谁好?

    南公子!

    虽说恩公给人感觉冷漠又傲骄,可是个好人。昨晚要分别前,他本要拍拍屁股走人,是她又厚脸皮问了他住哪,好一会他才开口回答「嵂映别苑」。

    这真真吓到她。

    从恩公的穿著气质是不难判别他一定是富贵人家,只不过没想到竟如此高贵,「嵂映别苑」那可是常满国国君出巡住的地方啊!

    不过,这也代表他有钱有閒不是麽?而且她觉得他整个人沉郁寡欢,想到就觉得他好可怜。

    最後,她下了决定,午膳过後就去拜访恩公。

    >>>>>>>>>>>>>>>>

    嵂映别苑。

    柳秧秧站在大门口,已经第十遍跟侍卫要求要见南潾,并且也解释二人交情缘由,却没想到对方执意不肯帮她通报。

    〝夫人,我若轻易相信你的话,并且放行,你想会有多少女人跑来要找大景国皇帝?″

    第一次听到恩公竟然是个皇帝,柳秧秧当然惊愕到有想要打退堂鼓的冲动,但又想如果恩公不想找麻烦,又何必告诉她住哪,所以她又坚持下来。

    正当柳秧秧第十一次再跟侍卫求情时,大门敞开,几个随侍拥簇著贵气俊美男出来。

    美男无意中听见一个妇人竟要找好友,忍不住上前了解,而柳秧秧耳聪目明,马上跟他表明身分,接著就被他亲自领著进了别苑。

    柳秧秧,这三个字满子廷昨夜从南潾嘴中听到过,因好友晚归,急死金福,差点就要派人出去寻,接著就见人回来,他巴著好友问话,好友回遇上个怪人妇。

    「我只是教训那二个不长眼的东西,却没想到她竟然跑来认我当恩公。」

    「那你还不是大方的把这顶帽子给戴上麽,还怪人家小娘子。」

    「……」

    「唔……长得美麽?」

    「你们家嫁人的女人都遮著脸,我怎麽知道!」

    没想到说著好友竟然就不悦起来,不知是不是跟昨日他生辰有关,没了心爱的女人陪,孤孤单单一人,所以他满子廷才大人有大量地每年这时邀他来玩,陪他过节。

    南潾与满子廷二人自孩童时便相识,年纪相仿,因此交情之深,当时彼此都是太子,也会互相去对方国都参访,现在虽各为一国之君,可不减彼此兄弟情谊。

    满子廷领著柳秧秧走至别苑西处一片绿竹林,在不远处,一道道似风非风的响音呼过她的耳畔,等到她看清竹林深绿颜色中一抹白影,提剑挥气腾腾,招式凌厉狠辣,简直将竹子当木材在砍劈。

    嘴角一抽,满子廷转头跟柳秧秧道〝柳夫人,他正在练武,咱们先别打扰,去前处喝茶,等他收功。″,一看也知道他南少爷正心情极为恶劣。

    俊脸上赔著笑,可他心里暗骂著,南潾你这死夭寿!把我家竹林当废材砍!

    柳秧秧连忙点头,就怕过去自己也被当成木头被劈成好几截。她是有些惧怕,可也对恩公感到崇拜,那武艺练得之好,一扫一转皆虎虎生风,要不是磁场过於黑暗,想必是引人入胜。

    出神得想著南潾在林中气场模样,柳秧秧没注意到蜿蜒小径旁伸出的绿枝,擦过面颊,由於相撞力道不小,就这麽生生地将她脸上的面纱给扯了下来。

    〝啊……″她惊叫一声,引来前头的满子廷回头关切。

    〝你……你是倪傲蓝?″满子廷瞧见柳秧秧的全貌时,惊呼出声。

    连忙将面纱给戴好後,柳秧秧抬眸,困惑地说〝公子认错人了,我没听说过你说的那个人名,我是柳秧秧。″

    观察女子眼中的的确确是真诚表白,没有虚假,满子廷佯装不好意思地说〝唉呀,你跟某个女子长得太像了,让我都差点误认,哈哈。″

    他曾见过倪傲蓝的画像,那是金福偷偷拿给他瞧的,原本他期待著见到少女丞相,却没想到竟无缘见上一面,那时南潾又意志消沉,他当然不敢对著面提起,才转而请金福帮忙。

    眼前的女子确实是倪傲蓝没有错,五官神韵完全相似。

    那为何她一副完全不认识南潾的模样?

    他将柳秧秧与南潾之间的对话互动再细想过,隐隐觉得这其中大有问题,他想先暗中调查,而南潾那边他先按兵不动,原因是他怕说了,好友可能会发狂吓到柳秧秧。

    呵呵,这个女人他可要暗中看好,不能再被溜掉一次,好友的幸福得要靠他一臂之力啊!作家的话:嗷嗷嗷……写到小羊觉低皇上可黏,银家”欣慰”地笑了XDDDD再写到皇上在竹林练剑,银家又不自主地笑了~这是笑满子廷的OS XDDDD感谢 leovivi 送的小灵签到~MUAMUA~感谢 jen162 送的圣诞树~收到乃可耐低笑脸喔~啾~感谢 asia924 送的奥丁之眼~蹭~感谢 king753 送的三棵圣诞树+二只小金马~抱紧……感谢 羽竹 送的2个元宝~乃真可爱~总在撒花XDDD感谢 月满 送的心想事成野餐蓝……会低~潾哥哥会快点把小羊找回家低~哈哈~感谢 pry478 送的小金马~MUA~感谢 星翼 送的幸运围巾……收到……等待乃下个月撒礼黑XDDD

    59. 吸引

    当南潾步出竹林,已是一个时辰後,他悠悠然然地走穿过花园,欲回房休憩。

    〝恩公,南公子!″

    正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有问题,昨晚被恩公来恩公去叫著,现下是出现幻觉麽?

    柳秧秧踩著莲步,来到南潾面前,一对眼儿闪著愉悦盯著他瞧。昨晚恩公是发冠红衣艳色明华,今日他刚练完剑,额头渗著薄汗,发束微散零落几缕青丝,同样俊美,可却是带有种静谧懒色。

    微微挑眉,南潾没想到这少妇竟然真的敢上门找他,而她还真有能耐进得来,目光往她身後扫去,顿时了然,看来是遇上满子廷,真是好运气。

    〝找本爷有事?″他语调依然冷凉,并未因见到她而萌发一丝热情。

    〝嗯,奴家想找恩公外出走走。″

    〝你对这儿挺熟?倒是说说去哪里好。″

    〝呃……奴家不熟……″

    〝噗!″满子廷忍不住憋笑,脱口而出,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时才收敛些,〝抱歉,只是这位小娘子很有趣。″

    南潾淡淡扫了柳秧秧一眼後,道〝你应该知道了本爷的身分,本爷还忙著做其他事,你若要踏青,就找满公子陪你去。″

    满子廷一听马上变脸,〝不不不!南你就陪她去,反正你朝中无事,还有丞相帮你撑著,本爷想起要去议事,先走了!″

    说罢,他脚底抹油开溜。

    开玩笑,要是让南潾以後知道柳秧秧就是倪傲蓝,他岂不是要遭受鱼池秧,承受飞醋?这当然是要把他们给凑合在一起才可以。

    面容因满子廷的离开而更冷了一分,南潾直接无视於柳秧秧,打算将自己度身於事外,窝回卧房。

    当他越过柳秧秧时,她无辜地喊著〝恩公。″,大眼水汪汪地瞧著他,小手还直接扯住他的衣袖不给走。

    她这副模样好像被人遗弃的小犬,楚楚可怜,牵动他心底的柔软。

    记得有时倪傲蓝把他给惹毛,也是这麽看他,让他很难对她动怒,而眼前这个女人同样地让他很难再冷著心对她。

    〝嗯,你拉住本爷,本爷要如何出门?″南潾垂眸望著她那白嫩的纤指,再一次无奈於自己怎麽又妥协了一次。

    柳秧秧听出南潾的肯允,放下小手,喜悦地跟在他身後,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执著,也完全不怕他的冷脸,也许是她总能够感受到他的感受。

    >>>>>>>>>>>>>>>>>

    俗话说得好,软土深耕。

    南潾觉得这就是这几日日子的写照。

    原本能够过著平静无人打扰的时光,却因为自己一时心软而全数破坏光,五天以来,柳秧秧都会上门找他。

    曾问过她,难道不用花时间陪她家相公,而她相公应该也会希望她呆在家中,这在外人的眼中怎麽看都像是红杏出墙,她则耸耸肩回答丈夫出远门经商,也不会为这点事不高兴。

    许久之後的某天,当南潾再想起时,冒著些许冷汗,庆幸自己没试著说服她乖乖留在大宅里,否则就差点亲手捏死自己的幸福。

    於嵂映别苑花园凉亭中,二名貌美俊挺男子正閒来无事品茶。

    〝南,我觉得那柳娘子很中意你耶。″满子廷眼神暧昧地看著好友,还朝对方抛了个眼神。

    〝你有病麽?人家是有丈夫的。″南潾轻瞥一眼,眼眸中尽是鄙视,可心底是有矛盾存在的。

    与柳秧秧相处下来,他发现许多事情一个眼神交会,她便知道他想说什麽,她甚至能够看穿他的喜怒哀乐,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愉快,他已经很久没这麽开心过。

    满子廷当然明白南潾为什麽会鄙视他,一个男人要去抢别人的媳妇,这举动的确为人不齿,但今天若是这媳妇本来就不是别人的,情况又不同了。

    私底下派人去调查,知道柳佑程在约三年前带著柳秧秧来到边境,与倪傲蓝遇劫时间差不多相近,至於怎麽辗转来到常满国边境这就不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柳秧秧失忆。

    〝唉嘛,你怕什麽,有丈夫还是可以追嘛,死马当活马医。″他继续鼓吹,〝你想看看,好不容易遇到个你觉得不错的女人,要把握啊。″

    南潾不语,只觉得好友挺奇怪的,不知道在打什麽鬼主意。

    〝南,你就试看看嘛,总是守寡可不是办法,你又不是和尚,信我一次,我保证你会回头感谢我。″满子廷斩钉截铁地承诺。

    这真引起南潾的兴趣,他想知道满子廷葫芦里卖什麽药。

    >>>>>>>>>>>>>>

    二日後,傍晚。

    大宅园子的大门欲被一只小手拉开时,後头就传来林大娘的质问声。

    〝秧秧,这麽晚了去哪?″林大娘不禁有些担忧,连续好几日这小娘子下午就不见人影,往往过了晚膳後才回来,问去了哪里,都说是去踏青。

    〝嗯……出去买甜点吃。″柳秧秧有些尴尬地回应,其实是南潾约她去赏月小酌,所以今日才捱到这时刻出门,都有些快坐不住了。

    林大娘那火眼睛一瞧就知道柳秧秧不是说真话,〝秧秧,别说大娘没劝你,那恩公你也少点跟他见面,毕竟你也嫁人,跟其他男人走得这麽亲近,实在不妥,谁知那人是不是心怀不轨。″,柳秧秧被恶人追上的事她听说过。

    〝他不是那种人!″柳秧秧不高兴地冲出口後,才查觉到自己似乎反应过度,缓了气後说〝林大娘,恩公对我很好,您真的不用担心。″

    不等林大娘说话,她已经快速地离开大宅。

    非常不喜欢有人说南潾不好,虽然他们才认识不久,但她就是知道他是正人君子,问她从哪里来得自信,她只能说直觉。

    其实,她也清楚林大娘说的话是为她好,也是对的。

    但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

    跟南潾相处,她就觉得好快乐,好满足,心尖的悸动每天都有,连夜晚梦境,她梦到的都是他吻遍她的身子,温柔又凶猛地埋入她的体内,那感受真实得像现实生活一般,总让她梦醒後腿间都是湿意。

    她是有丈夫的女子,千不该万不该对南潾有任何爱意或者遐想,她该想的是柳佑程,她这模样是不安其室,水杨花。

    可是,渴望大於一切!作家的话:嘿嘿……有木有觉得小羊粉可爱捏?为皇上站台XDPS:今天早点更鸟~因为晚上有事情要忙~无法写文~感谢 洛丽塔 送的元宝+金币~……感谢 clenemtine 送的小金马~蹭蹭……感谢 amy_xh_goh 送的圣诞树~嘤嘤……皇上是辛苦了点迷错XD感谢 哥罗莉亚 送的春节鞭+小金马+爱情花束~MUAMUA~感谢 羽竹 送的小金马+元宝~嗷嗷~这次比较快~不慢慢来低~免得银家被打扁XP

    60. 莫愁

    嵂映别苑,花园凉亭。

    一抹牙月细弯,莹白光亮微弱洒落於池面上,细碎波澜粼粼跃动。

    大景国帝王斜斜靠坐在长褟软椅上,而少妇与他相对而坐,桌上摆著几盘小菜,放著一甕上好酒水,一壶清香高山茶。

    〝秧秧,这酒你不能喝,品茶就好。″南潾酌饮一口「莫愁」,这酒是满子廷今日特别找来给他,说什麽希望他喝了後,烦恼皆散,而且此酒易醉,对於酒力不佳者来说,容易醉倒。

    柳秧秧眼中浮上不甘,道〝可是今晚不是恩公说要小酌麽?小酌当然要品酒,品茶就不好玩!″

    〝相信本爷,这酒你喝不得的,本爷可不想等会要将你抬回大宅。″

    〝哼,不给喝,奴家偏要喝!顶多醉晕就睡在这儿!″柳秧秧堵气,她这人的个就是禁不起激,好胜心强,因此越是禁止,她越是要做。

    南潾轻笑,〝本爷可没逼你,明日可别怪爷。″,他抬手拎起酒甕,将她的一小碟子给酌满。

    捧起碟子,柳秧秧一口气饮尽。

    明知道这麽喝法她没二下便倒,但南潾没出声阻止她这麽喝,只是沉静地瞧著,想起满子廷的话。

    「告诉你,要测试秧秧对你是否真有情,把她灌醉不就得了,酒後吐真言啊,至於她相公什麽的,之後再说啦!」

    的确,南潾是有心机让柳秧秧喝醉,他是想证明她是否真如满子廷所说的,好奇地想知道满子廷的葫芦里装什麽。

    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她是不敢说真话,而他是不想闹笑话。

    醉了之後,神志不清,要是问了她,她没意思,那麽明日清醒,将酒话当成玩笑话,彼此都不会尴尬,她与他仍还是好友一场。

    一口气喝光後,柳秧秧忍不住被酒气呛得咳了起来。

    〝笨蛋,哪有人这样喝的!不醉才怪。″南潾戏谑地吐槽著,又饮了几口酒。

    〝咳咳……恩公又没告诉人家……这样喝咳……好辣……咳咳……″柳秧秧大眼里转著泪珠,使得黑瞳如沉在泉水中的葡萄般漂亮清甜。

    没理会女子的指控,他道〝不会喝就别喝吧。″,相处下来,他是多少清她的子,别看她外表娇柔,个是不服输的。

    若他游说她品嚐,她是会自律地不碰,因此得要反其道而行。

    〝谁说奴家不会喝。″柳秧秧乾脆自己倒起酒来,〝其实这酒带著蜜桃味,挺香的。″

    没下第四碟,她开始头发晕了,全身飘飘然,已经意识不甚清明。

    南潾淡笑著摇头,〝秧秧,你醉了。″,瞧著她的眼眸茫茫朦胧著,连摇头晃脑都出现,可见似乎醉的不轻,这「莫愁」後劲可真强,而他则是有些发昏。

    费力地站起身,她绕过案桌,倒坐在他身旁,软声地宣称自己没醉,还欺身压上他的身躯,下意识认定自己又做梦了。

    斜卧著的南潾挑眉望著居於上方的柳秧秧,想著曾经倪傲蓝也这麽压过他,她的举动总让他不经意地想到他的宝贝。

    那个带走他的心跳的少女。

    想得出神,一股椎心痛意自心漫开,秀丽如画的眉间轻拢起来,破坏了方才的明豔和谐。

    伸手抚上男子的眉心,柳秧秧说〝不喜欢,皱皱的,不好看……″,她像个孩童般揉著纹路,试著缓过他的愁。

    然後,小脸窝上他的肩头,她的一只纤手上他的背,搓摩著,〝南……潾,为什麽我总是梦到你啊?″

    她的亲近让他身躯一震,低低地回问〝你梦到什麽?″

    〝今天的你不一样,昨天,大昨天,好多个昨天,你都把我压在床上为所欲为,亲来亲去,来去的。″

    南潾一听,忍俊不住轻笑确认〝敢情你梦的是春梦?″

    抬起小脸,柳秧秧肯定地应声,继续说著〝可是都是你压我啊……何时轮到我压你?一直被压不是办法。″

    这时不用明问她,南潾也了然於心,她是喜欢他的,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若是无情,又怎会天天梦到。

    〝那今晚给你压回来如何?给你个机会。″他语气带著傲骄。

    柳秧秧呵呵傻笑一会,便不分由说地亲上他的嘴唇,却没想到隔著面纱,吻不著那二片红润润的漂亮唇瓣。

    这动作逗笑了南潾,果然是醉到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傻瓜!″,他抬手,指尖一挑,任那片遮掩的薄布飘落下。

    在柳秧秧的全貌整个呈现在他面前的同时,真让他足足震惊地瞪大墨眸。

    倪傲蓝?!

    这是他的宝贝?!

    人儿如愿地吻上他的水唇,啃著吮著,可才片刻,立即被他给推离些,使得她任地嘟起小嘴抗议〝骗子,不是说好要给我压麽?″

    〝宝贝!傲蓝!″南潾嗓音掩不住兴奋,双眼直直盯著她瞧,就怕她下一刻消失不见。

    〝唔,我是柳秧秧,不是傲什麽蓝,怎麽你跟满公子一样认错人家!″

    〝不,你是傲蓝,倪傲蓝,宝贝怎麽会不认得我?″

    〝我认得啊,你是恩公啊。″她咕哝。

    南潾这下觉得无语,眼前的女人明明就是倪傲蓝,可是她怎麽不记得自己,出现在常满国边境,还已为人妻,到底发生什麽事情?

    明天他得要去问满子廷,既然好友比自己先发现柳秧秧就是倪傲蓝,那麽一定也查出个什麽来。

    将小美人给揽入怀中,紧环住她的纤腰,低头吻上樱红的小嘴,撬开她的唇瓣,长驱直入,狂烈地缠吮著她的粉舌。

    想到她现任相公也会亲吻她,也会爱抚她,南潾就忌妒到发狂,整整近三年的时间,她是否也在那人的身下婉转承欢?

    舌尖扫舔过她口中每寸软,将自己的津全部醮满过她的小嘴,霸道地啃著舔著,他反覆地吻过,坚持让她吃下属於自己的味道。

    大手扯开衣襟,衣裳层层叠於腰间,露出粉色肚兜,及一大片雪肤凝脂,他等不及地探入其内,握住一只软亵玩起来。

    直到感觉人儿呼吸急促起来,才放过已经被他吻得红肿的小嘴,转而往下啃吮上她优美的锁骨。

    霸道的气势让柳秧秧招架不住,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抚玩著。

    〝嗯……恩公,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可是我又克制不住梦到你,我不该背叛佑程,怎麽办?″柳秧秧吐出连日来的困扰。作家的话:嘿嘿……银家有说这次皇上会快点发现小羊~这不就发现鸟XDDDD感谢 clenemtine 送的爱情花束~蹭蹭~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小灵签到……可爱低笑脸现罗~还二个咧~喔耶~感谢 fu2007 送的小金马~谢谢鼓励捏~银家会好好加油滴滴滴……呐喊ing~感谢 momo0618 送的爱情花束~亲口~感谢 羽竹 送的小金马+元宝~muamua~感谢 tina85056 送的爱情花束~抱紧~感谢 bbhang 送的元宝~啾啾啾~

    61. 闹腾(微H)

    小美人儿被推倒在软褟长椅上,混浊的眼眸半眯,双手无力地搭上男子的肩膀,只觉得全身炙热,酥大片漫上酥麻。

    张嘴含上粉桃尖,南潾并没有空閒回答她的问题。

    想念她想得近乎疯癫,那份执著直教人摇头笑他是傻子,但他依然故我的寻著她,三年来大景国寸土寸地反覆找寻,只为了一个她。

    如今,人儿失而复得,怎能不叫他激动?怎能不叫他冲动?

    情欲高涨,唇舌舔遍白莹,染上他轻轻浅浅的龙涎香,透明津湿亮一片。

    二只大手拢著二团丰,难以一掌以覆之,他明白了他的宝贝长得更为妖娆可人,不停地揉握起来再啃吮著,鼻间满是她的馨香。

    原本还喃喃说著话的柳秧秧,此时只发出细微的哼吟声,让南潾不禁抬眸望向她的小脸。

    只见二排黑羽扑落,颊畔如苹果般红通通的。

    很显然的,睡著了……

    他无奈地轻叹,动手帮她将上衣拢得密密实实,再将她抱起身来,往自个儿卧房走去。

    下腹的男还直挺挺地上翘,南潾实在真想当场要了她,可是,他也清楚柳秧秧把这一切当成梦境,真实状态下的话,柳秧秧是不会大胆碰触他的。

    她顾忌於是有妇之夫的身分,绝对不会愿意爬上他的床,真的红杏出墙,那只会落人口实。

    况且要是明日醒来,她知道二人发生亲密关系,虽不是第一次,可在她现在的认知中是第一次,那麽她极有可能自责崩溃。

    对於她,南潾相当了解。

    要追回她,只能用名正言顺的手段,只能让她的丈夫心甘情愿放弃她才行。

    来到房门口前,南潾对守在此地的金福交代〝去跟大宅院的林大娘说声秧秧累了,在嵂映别苑歇下。″

    震惊地扫了眼主子怀中的女子,金福应声,待主子踏入房内後,眼眸渐渐染红。

    跟在主子身边,三年来,他见过主子各种虚应的淡笑,最常是冷笑,而这是他第一次在主子脸上见到真诚柔情的笑意。

    因为倪傲蓝,或者又该称为柳秧秧。

    >>>>>>>>>>>>>>>

    南潾亲自帮人儿更衣沐浴,也将自己洗得一身清爽,再上了床褟,准备搂著她休憩,却没想到她竟在此时折腾起来。

    〝唔……好热……热……″柳秧秧轻皱著眉头,嘤嘤不满地喊著,小手扯著穿在身上的单衣。

    〝秧秧乖,别脱好不好?″

    〝不要……好热啊……讨厌……″她说著便要耍脾气哭了起来。

    心头的宝贝儿这般难受,大景国年轻帝王哪舍得,连忙哄著〝好好,我帮你脱。″,说著手脚俐落地帮她给除得一身光。

    这下换南潾闹腾。

    柔软白玉似的娇躯横躺在眼前,要是换做其他女人,他是打从心底没感觉,可这女人是他的爱人,他不是柳下惠,加上前会在凉亭时未消除的欲望,这时一齐奔涌上来。

    他想尽量跟她保持点距离,谁知她竟软若无骨地依偎上来,圆臀就这麽贴上他的胯间。

    〝唔……″南潾轻吟出口,忍不住地将她给揽进怀中,张口啃著她粉色耳壳,道〝你这该死的小浪货,睡得不醒人事还要勾引我,你说我该怎麽办好?真想直接进你的,干坏你!″

    彷佛是对男人的放浪话语回应般,柳秧秧扭了扭粉臀,让他的男前端磨擦著臀,这更加点燃他的欲火。

    大手拉下薄稠亵裤,直接把大顶入她的双腿间,紧贴著柔软的私处,他恶声地低道〝不能干你,就只好这麽弄。″

    侧卧著,二手钳著人儿的纤腰,将她的粉臀紧贴著自己的耻骨,一条修长强健的腿跨压上她的小腿,让她能够并拢双腿。

    他开始摆动起腰身,大来回磨搓著她腿处与花户,二片贝不停地被扯弄著,水自小里头潺潺流出来。

    厮磨的快感让柳秧秧发出细细的娇吟〝嗯……″

    吐出的蜜水越来越多,湿润得大腿内侧黏腻滑溜,更让他抽得越来越顺畅,也越来越猛力。

    一只大手绕至前方,指尖按上敏感的花核,那刺激使得柳秧秧自主地将双腿夹得更紧,企图逃避那处传来的麻感。

    〝嗯……宝贝……″南潾低喘著,急促地抽动著大,玉袋拍打在她的臀上,发出暧昧的声响,交合著水渍声滋滋滋。

    在一个狂力的入,硬男的前端不小心些许顶进口,让他背脊窜上爽感,喷洒出白,微量入里,绝大部分溢出外,使得她的腿沾满浓浓的微腥味儿。

    这就像是雄占领地盘,让那处染上自己的味道,留下足迹,对於南潾来说便是如此,让他欢快地轻笑。

    而且似乎觉得不够,他将大手往她腿间探去,同时却听见她软声地说〝要……″,看来自己也激起她体内的渴望。

    长指沾满浊,缓缓地进她的时,耳边传来她舒爽的轻吟,他知道她很喜欢。

    既然不能真的碰她,就用手帮她解火。

    於是,南潾抽出手指,再次沾满水,戳入小,这麽来来回回几次,非得弄到她体内都是他的水後,他才使劲地玩弄她。

    下面的手指快速地弄著软密,上面的手指伸进她的小嘴中,搅弄著滑腻粉舌,让柳秧秧下意识地舔弄回应,柳腰轻款合著他的节奏。

    再加入一指,二指撑满许久无人造访的窄径时,她爽快得紧夹著侵入物,没一会就达上高潮,〝嗯嗯嗯……″

    过後,小美人似乎真得累了,沉沉睡去,而南潾下床去拧了条绵巾,细细地将她身上的凌乱给擦拭後,心满意足地拥著她睡下。

    明日,他要好好告诉她,她是谁,告诉她自己满心的爱意及欢喜,告诉她,她只能有个相公,就是他南潾!作家的话:不知妹纸们喜不喜翻这段???银家挺喜翻低~这段与择爱某段貌似~但还是不一样低~而且银家写起来更带感~或许是男女相爱咩XP感谢 amity1920 送的元宝~MUAMUA~感谢 asia924 送的元宝~蹭蹭~感谢 月满 送的爱的抱抱~会再一起低~小羊只认皇上压XD感谢 羽竹 送的2枚金币~没错~这次早早发现黑~这样才可以赶快回家XDDD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爱乃低笑脸喔……啾啾~另外,感谢 洛丽塔 的推荐……真低真低让银家很感动~谢谢乃陪著银家走过这麽多的日子~也看著银家慢慢成长~有乃低陪伴是幸福低一件事情~有乃真好……^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