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魔法 > 聊斋故事汇 > 正文卷 第九十八章 分析
    说到这,房东顿了顿,继续道:“后来,我听一位防水先生说,是因为我这房子阴气太重,就找了一些人合租,想要靠他们身上的阳气镇一镇这宅子。”

    闻言,王小花眉头一皱,不由的说道:“叔叔,你这也太缺德了吧。还好我们住进来之后,这房子没有什么怪事发生,否则的话,不是都被你给还死了吗?”

    听罢,房东只好讪讪一笑,道:“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啊。”

    其实这样的事情我倒是可以理解。

    而且这样的事情还很常见。

    之所以古时候的人尝尝呢鞥遇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而现在人不多见。

    就是因为古时候的人为了躲避战争,或者是逃难,经常会多斤闪闪老林,或者人迹罕至的地方。

    而经常会经过一些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所以就会碰到一些难以理解的东西。

    这也就是为什么古时候乡野村民之间会有许许多多神鬼怪异的传闻。

    当然不排除一些人为杜撰的,但常言道大山深林之中多怪事,并不是没有道理。

    说实在的,别看当今社会人口众多,报纸上经常会说一些城市人口密度大。

    但对于整个世界而言,人类所占据的地方还不足三分之一。

    而且这只是陆地表面,还有地下的空间,只是一片空白。

    我示意房东急需说下去。

    房东顿了顿,继续道:“后来我按着那位风水先生说的,找人合租,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效果,但米多久,这墙上再一次出现了许多的掌印,那些租客都害怕极了,很快就搬出去了,甚至有些都来不及跟我要回房租。”

    “因为我这房子地段好,而且装修的也不错,再加上租金便宜,那些租房的人就好像是走马灯一样,来了走,走了来,一连换了好几茬。后来我又去找了一位懂点巫术的大师,他告诉我,是有东西缠上我了,需要用术把我身上的东西转嫁给别人,这儿样我才能保住一条性命。”

    听到这,我拿出了几个造型奇异的娃娃,笑着说道:“你口中说的术,不会就是这几个娃娃吧?”

    闻言,那房东尴尬的一笑。

    一旁的二胖听到这终于忍不住了,挑起来一把救助那房东的脖子,喝道:“我说你看着人模狗样的,怎么不干人事?你的命是命,难道我们的命就不是命了?还好我们没有出事,否则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房东也自知自己理亏,连连摆手,并且掏出了一沓钱,说道:“这是你们的房租,我不要了,换给你们。”

    二胖收起了钱,说道:“怎么,你就想着把房租退了就行了?我告诉你,没门儿!我们还要继续住在这。”

    闻言,那房东指着我说道:“只要这位大师能够救我一命,别说在住了。就算把这套房子送给你们,我也心甘情愿。”

    听罢,二胖不由的一喜,道:“叔叔,我戈恩你说,咱们都是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个钉,你到时候可不能反悔啊!”

    听二胖这恩么一说,我突然有一种趁火打劫的感觉。

    我加盟用一个恶衍射恩制止了二胖的话。

    王小花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房东,道:“我说,你不会是被吓傻了吧。我们老四哪里像什么高人了?”

    闻言,那房东说道:“这位小兄弟刚见我第一次的时候,就跟我说我身上又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说最好别让我乘坐一些交通工具,并且嘱咐我最后留在这里,当时我心中稍一犹豫,就在市里的一家宾馆住下了,谁知道晚上刚过十二点,房间里面的灯就开始忽明忽暗的山说了起来,并且电视上先生变成了一片雪花,紧接着就是血红的一片。随即,我就看到墙上开始出现一个一个的掌印。当时我害怕极了,来不及退房,赶紧就提着行李去了最近的客运站,想尽快离开这里。但车刚走了一半,就莫名其妙的熄火了。随即,我就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以及满脸的白毛!”

    我吓得从车上套了下来,一路狂奔,好在我在路边看到了一座破旧的道观,躲了进去。

    那东西好像害怕这座道观一样,并没有进来,只是在外面呜呜呜叫个不停。

    我在道观里面多了两天,但总觉得这也不是办法,便在昨天的时候拦了一辆顺风车,回到了这里。

    并且还去了一趟寺庙,但昨晚回到住处的时候,我又看到了那些掌印。

    我就想起这位小兄弟的话。

    说到这,房东扑通一声,又跪在了我面前,道:“小兄弟,求求您,无论如何,也要救救我。”

    看到对方又跪了下来,我顿觉头有些大,急忙把房东扶了起来,道:“叔叔,你别总是动不动的救下跪,我这可是承受不起啊,如果可以,我自然会帮你的。”

    说到这,我犹豫着继续说道:“不过听叔叔你这么说,一直缠着您的似乎不是您当时挖出来的那具女尸。”

    收到这,我指着照片上的那些很像是人手的掌印,道:“你看,这些掌印虽然乍一看好像是人的,但仔细一看,却有些不同。”

    听我这么一说,王小花、二胖以及房东都围了上来。

    王小花看了一会,忽然咦了一声,道:“这些掌印的前端似乎要比人的更尖一些。”

    我赞许的点了点头,王小花的观察力果然比二胖要高一些。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而且查按着叔叔刚才说的,一直缠着您的东西如果真的是那具古尸的话,您恐怕也不会活到现在了,而那东西之所以一直缠着你,恐怕也是为了惩罚你,并不想伤你性命。”

    听我这么一说,房东顿时也觉得很有道理。

    下意识的问道:“那,小兄弟,你说一直缠着我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听罢,我耸了耸肩,说道:“那就要问你自己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半年前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没有。”

    “半年前啊。”说着,房东便认真的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