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魔法 > 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 > 第三卷:东洲风云 第八十八章 火十海鏖战
    看着这些忽然出现的鸟翼人身的怪物,原本战胜后的喜悦瞬间化作了极为震惊的愤怒。

    “你们……来自第二十四区?!”

    东京二十三区中,不存在的第二十四区,是东洲鬼怪妖魔的流放之地,地狱般的场所。

    卑弥呼笑着说,“未曾想到吧?为汝等唾弃与遗忘之贱民,而今已成为孤之利刃!”

    这句话何等的讽刺,曾经被居合会流放的鬼怪,如今成为了卑弥呼进攻他们的武器。

    此时义昭的刀依旧架在她的脖子上,义昭听着远处同袍们绝望的呼喊,心中悲痛万分,原本只想俘虏她的心态瞬间发生了变化。

    他毫不犹豫的划过刀刃,他要结束这一切,只要他将这个千年前的女巫送回地狱。

    然而,就在他划动刀刃的那一刻,刀身已被卑弥呼的左手拈住,速度之快,让他完全不及反应。

    紧接着更快的是,她的右手几乎同时按在了他的脸上。

    卑弥呼从步辇上飞身冲向城墙,单手按着义昭的脸,将他抓在手中,笔直的撞上城墙,木制的城墙瞬间破出一个大洞,接着按住他重重的摔在地上。

    她的手始终没有离开义昭的脸,纤细的手却已足够盖住他的整个五官,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不难想到此时的他内心一定是充满了绝望。

    这个女巫的力量,绝非寻常的灵者可以与之抗衡。

    卑弥呼举起了左手,一阵热浪逼过,她绷直了四指的手刀燃起了熊熊烈火,如同一个烧热了的利刃,“命丧于孤之手下,是为汝之荣耀。”

    手刀刺下的瞬间,卑弥呼反应极快的收起手刀,向身旁一挥。

    一张画着符咒的纸刚飞到她的身前,就被她挥手间烧成了灰烬,然而这却也是启动符咒的方式。

    爆破符被启动的瞬间,巨大的爆炸在她脸前炸开,整个身子飞出去十几米。

    卑弥呼还未落地,身子便在飞行的过程中绷起,脸上的狐狸面具被炸的支离破碎,她很干脆的取下了面具,露出了那张熟悉的,剑音的脸。

    白马筱将太刀抗在肩上,一步一摇的走至义昭的身旁,伸手将他拉了起来,但是眼神全程没有离开这个占据了剑音身体的卑弥呼,“你好啊,女王大人。”

    卑弥呼冷哼了一声,肃然道,“原来是白马爱卿,看来方才那一招,即是爱卿之回应了?”

    “什么爱卿不爱卿的,那天我就和你说了,你敢伤我朋友,我绝不会饶你!现在,把剑音的身子还来!”白马筱刀指卑弥呼,面对这个将整个练马区灵町的鬼民变为丧尸的罪魁祸首,没有丝毫的胆怯与畏惧,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怨怼。

    “白马……”义昭的嘴角渗出了血,看来受的伤不轻,他艰难的走到白马筱的身边,小声说道,“你不该回来。快带着你的朋友走。”

    “他已经被我送上电梯了。放心,这家伙我和你一起对付。”

    “没用了……练马区已经失守,你没有必要与之共亡。”义昭已经接受了眼前的形势,此时周围的幕府武士已被屠戮殆尽,单靠他们二人绝不是这个女巫的对手,练马区灵町最后的净土——灵守阁,也已失守,整个练马区灵町已彻底沦陷,现在他想做的,就是追随武士们,一同与灵守阁共存亡。

    白马筱何尝不知,此时的练马区灵町已是无力回天,但他依旧不肯丢下义昭离去,“这与你们幕府无关,这是我和她的私人恩怨。”

    卑弥呼冷笑着说,“你这位朋友的身体,我用着非常顺心,只怕在我的大业完成之前,是不能归还了。”

    白马筱挑着眉,玩味的说,“哟,原来你也会好好说话啊,我还以为你只会说些晦涩难懂的古文呢。”

    卑弥呼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从你这位朋友的记忆中学到了不少的知识,既然孤王复活于这个时代,自然要学习这个时代的文化。”

    白马筱没心情和她掰扯这些,厉声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占领整个二十三区灵町,将东洲灵界变成你的邪马台?”

    “孤的邪马台,本就是沐浴在日光下的繁盛国度,孤为何要偏安这地下的一隅?”

    听她的意思,她还想上去,占领东京,乃至整个日本?

    虽然这和他没什么关系,但她占据剑音的身体去做如此扰乱和平的事,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很好,那么我们俩就作为你创业道路上的第一个绊脚石吧。”

    卑弥呼冷笑一声,摊开了双手,两道火柱从她的手心直冲天际,夜空被瞬间点亮。

    看着如此壮观雄伟的画面,白马筱知道眼前这个存在于历史中的女巫绝不是一般人,日本神话中的众神之王,天照大神就是以她为原型,她的力量绝不容小觑。从那座青铜古墓的规模来看,那一整座墓的青铜器都是出自她手上的烈焰,可见她对火的控制力绝不亚于墨焱。

    但他浇灭过一次御火者的火焰,就不怕再灭一次。

    卑弥呼双掌一推,两道火柱从天际转移到了地面,直奔白马筱和义昭而去,这一招无人敢接,两人纷纷闪开。但这火柱被他们躲过的瞬间,立刻就像两根鞭子,向他们甩去。

    火鞭所掠之处,瞬间烧熔,变为一片灰烬,残留的火焰形成了大片的火海,一时间周围变成了烈火地狱,就连那座灵守阁也着起了大火。

    看着熊熊燃烧的灵守阁,义昭的内心近乎崩溃,幕府武士拼死守护的东西,在这一刻却置身大火。这一幕仿佛是在提醒他,练马区幕府的沦陷已成定局,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为同袍们报仇。亦或是,与她同归于尽。

    义昭在火海中闪转腾挪,眨眼间逼近了卑弥呼,紧接着跃起一刀。

    卑弥呼不慌不忙,手上的两道火柱急速收缩,变成了两根细长的长鞭,“啪”的一声响彻夜空,直直的打中了身在半空的义昭。

    义昭的跃进十分的迅捷,从他起跳到劈中卑弥呼只需要一秒的时间,然而就在半秒之后,在半空中被长鞭击中。身子还没落下,另一根鞭子便向着他的腰卷了过来,鞭子上的火焰立刻蔓延全身,如置身地狱般的煎熬。

    卑弥呼一抖手,长鞭带着义昭的身子急速向地上砸去。

    眼看就要摔成一滩肉酱,忽然白马筱一个滑铲出现在落点处,接住了义昭,准确的说是义昭砸在了白马筱身上。

    但白马筱不是不自量力的傻子,他运起气合手,双手灌注灵力,接住义昭的瞬间将他向旁边一推,这个向下的坠力瞬间转化成了水平于地面的推力,义昭在地上连滚了十几米,总算是卸掉了这要命的力道。

    与此同时,从另一个方向飞来两张符,成功的吸引了正要追击的卑弥呼,她下意识一鞭子抽向那两张符,火焰接触到符的瞬间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升腾而起的烟雾瞬间笼罩了她。

    先是飞出了爆破符,然后他再跑去救人,身体与符同时行动吗?卑弥呼在烟幕中暗自感慨着。

    但她却没有想到,白马筱的行动还没有结束,他在烟幕中忽然出现,冒着青光的一掌打中卑弥呼。

    这是卑弥呼轻敌了,又或许是很少有战斗经验,这时候居然松懈下来感慨敌人的战术,让白马筱有了可乘之机。

    而白马筱在烟雾中只能看到卑弥呼的位置,朝着她的方向就打了过去,结果一掌打在了她的心房位置,也就是左胸部。

    他这点灵力对卑弥呼来说根本不痛不痒,不过他打的位置彻底激怒了她,大骂道,“登徒子!”紧接着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脸上。

    白马筱被这一鞭子抽的在空中转了个大圈,身子飞出去好几米,并且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火辣辣的疼”,这火焰鞭就像一根烧红了的铁丝,在他脸上猛地一抽,那感觉,十分的过瘾。

    白马筱倒是有些冤枉,他都没注意到自己打在了哪里,只觉得落手处很是柔软,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她骂了句什么,然后脸上就挨了鞭子,一直到他落地,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冒犯到了她。

    他只当这一鞭子是战斗的一部分。

    其实也确实是战斗的一部分。

    这一鞭子没有解掉卑弥呼的恨意,紧接着她收起长鞭,两手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紧接着一条火龙从火球中飞腾而出,直直的奔向白马筱。

    这灼热的火龙一旦接触到任何东西,都可以瞬间将其烧成灰烬,白马筱绝不可能硬接,赶紧脚底抹油。但火龙依旧紧追不舍,他赶紧掏出笔记本,撕下一页纸,飞速的画了一个复杂的符号,向身后一丢。

    那张速成符落入火龙口中瞬间变为了灰烬,很快就将白马筱逼到了城墙脚下。

    眼看无路可退,白马筱惊慌的闭上眼睛,那条火龙长大了嘴巴,正欲一口吞掉他,忽然却愣住了。

    火龙的身子瞬间变成了一道连通天地的火龙卷,拉扯着将龙头也卷入其中,狂风大作,飓风将那条火龙尽数吞并,形成了壮观的烈焰龙卷风。

    这招对付墨焱的时候曾经用过,对于火焰非常的具有控制力。卑弥呼见状,收起火球,对着飓风猛地一推,那火龙卷立刻向白马筱袭来。

    多么熟悉的场景,只是白马筱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比墨焱从容许多,竟然就把这个火龙卷当做自己的灵术给推了过来。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马筱只觉得这风越来越大,周围的碎片残骸开始向火龙卷移动。

    风助火势,卑弥呼对火的控制力已经达到了巅峰,难道控火的巅峰就是控风?

    白马筱觉得自己这一张飓风符简直就是自掘了坟墓,这风势在卑弥呼的干涉下不断增大,几乎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吸入进去,烧成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