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菜刀到邪神 > 章节目录 第60章 仙山鹤舞

章节目录 第60章 仙山鹤舞

 热门推荐:
    (),

    长歌城外,荒郊树林中。

    “你是太元门的弟子吧?你偷了师门的至宝,还能跑到长歌城来,一定知道进出太元门的海路和护山大阵路线吧?”

    李狗蛋按照刀老的指示,向着眼前的瓜皮帽丑女进行确认。

    那瓜皮帽丑女眼珠子一转——她虽然脸长得极丑,但是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珠子却极有神彩,脑袋先是一阵点头,随即又是一阵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狗蛋的眉头不由蹙了起来。

    “我确实知道进出太元门的海路,但是机关大阵可不知道了。”

    那瓜皮帽丑女一脸认真的说道:“本来我是知道的,可是我偷了师门的至宝出逃,太元门必定会重新调整机关布局,恐怕破解难度要比之前的大多了。”

    “那么谁会知道?”

    李狗蛋追问道——刀老给他的任务是:若这人知道去太元门的海路和进出机关,那么就直接一刀杀了。

    虽然李狗蛋也不明白为什么知道进入太元门的海路和进出机关,就要一刀杀了···总之,刀老没害过他,听令行事即可。

    “那些追我的人啊,他们是在我逃走之后才出来的,到时候还要抓我回去,肯定知道新的机关。”

    瓜皮帽丑女语气信誓旦旦,同时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向着李狗蛋说道:“大叔,你是不是要上太元门寻仇?那可太好了,要不要我帮你出主意?”

    李狗蛋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从师门偷走的至宝是什么?”

    这个问题倒不是何真提出的,而是李狗蛋自己好奇想问。

    “诺,就是这个,大叔你有兴趣吗?想要的话我可以送你,毕竟你救了我。”

    瓜皮帽丑女从身后的小包袱里拿出了一根四尺长的卷轴,当着李狗蛋的面打开。

    只见这是一幅四尺三开的画卷,画的乃是一片山水风光,其间峰峦叠翠,松石挺秀,云山烟树,更有仙鹤翔舞,景色犹如仙境——不过这画的年头显然不小了,纸面都已经泛黄,画卷的边缘之处更有因为纸制风化而变得有些细细碎碎、参次不齐。

    纵然李狗蛋是个没读过几天书,连认字都全靠刀老“醍醐灌顶”的粗汉,也只觉这幅画作乃是难得的上上佳作,光是这样观看,能都令人心旷神怡,犹如亲临山水之间。

    “···你们的师门至宝就是这么一张破画?”

    李狗蛋有些无语的说道,画虽然是张好画,但按照他的想法,这些个江湖门派的至宝,要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要不就是什么了不得的神功秘籍,怎么会是一幅画卷呢?

    “什么破画,这可是【仙山鹤舞图】的真迹啊!”

    那瓜皮帽丑女也瞪大了眼睛,似乎没想到眼前的胖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愚蠢语来,不由大声的强调道:“这可是一千年前,前前前朝的大画师马良子所作,是真迹!”

    “那又怎么样?”

    李狗蛋也忍不住反问道。

    他也更加想不明白了,就这么一张破画,不能吃也不能喝,更不是什么绝世神功,也能被奉为门派至宝?更离谱的是,就这么一张破画,也有人会冒大风险去偷?甚至不惜被统武堂的人找上麻烦?

    “算了算了,和你说不清楚,既然你不懂画,那也不用送你了。”

    瓜皮帽丑女也对李狗蛋一脸嫌弃的样子,将这【仙山鹤舞图】卷好收起,然后就准备转身离去:“大叔,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我还有要事在身,得先走一步,咱们有缘江湖再见!”

    不过李狗蛋只是脚步一个变化,巨大肥硕的身躯就挡在了她的前面。

    “不行,为了你我可是得罪了统武堂,你一声谢谢就想走,未免也太过占便宜了。”

    李狗蛋说道——刀老倒只是简单的说了“不准走”三个字,不过他觉得眼前这个瓜皮帽丑女颇为有趣,甚至完全不怕自己这个“高手”,故此多说了些话。

    “那你还要什么?我身上可没多少钱,恩,你又是个大高手,想必我会的那些微末武学你也看不上眼···”

    瓜皮帽丑女被拦下也不气馁,反而一脸认真的和李狗蛋讨论着:“对了,大叔,我看你肚子那么大,还在酒店里点了那么多菜,你一定很喜欢好吃的东西,对吧?”

    “是啊。”

    李狗蛋点了点头——他现在确实是越来越爱吃美食了,没办法,为了练【玄龟诀】不得不吃,既然必须得吃,那么吃美味佳肴怎么都比吃那种半生不熟的玩意儿好的多吧?

    “那这样好不好?我给你做几道菜,让你吃满意了,你再放我走,这样我们就公平了!”

    那瓜皮帽丑女双手一拍,向着李狗蛋说道:“我听你在酒楼里夸那蜜汁烧鸡好吃,哼,你可真是没水平,我做的才叫好吃呢!你在这里等等,我捡几块石头搭个野灶台,再去打只山鸡,现在就给你尝尝我的手艺!”

    说罢,这瓜皮帽丑女就自顾自的去寻找合适的石头了。

    李狗蛋既不同意也不拒绝,就跟在这瓜皮帽丑女的身后——这也算是完成刀老不得让她离开的要求。

    至于不让她离开是要做什么,刀老没交待,李狗蛋也懒得追问,正好等着尝尝这瓜皮帽的手艺。

    ‘···那林道寒武艺平平,杀起来也没甚难度,怕只怕对方的统武堂身份,要是搞得长歌城也大封锁就麻烦了···’

    在李狗蛋的怀中,何真正窝在菜刀里思考到底该杀谁——他当然可以让李狗蛋一刀把这丑女杀了,但怕就怕这丑女说的是真的,太元门岛上的大阵和机关又调整过了,那就白杀了。

    倒不是怕误杀无辜,何真主要还是考虑到长歌城附近的官府力量太强大,虽然一路上没有看见大张旗鼓的通缉令,但是何真必须假定,后续调查吴县县衙灭门案的人员,也会把黄林通缉令上的那些“牲畜大量失踪、被杀”之类的内容作为调查线索发往各州府,这样一来,他在大城市附近想补充吸魂的保底就不方便了。

    虽说他也可以跑远一点,去深山里什么的地方打猎几天再去混个保底回来,但一来一回着实浪费时间,别忘记了,李狗蛋现在的每一天可都是在燃烧生命呢。

    眼下看来,去杀那林道寒确实是获得进出长歌门水路和机关的更保险方案,但是同样的,杀林道寒的风险也要大的多。

    杀了这盗窃师门宝物的瓜皮帽,再把那破画丢原地,恐怕统武堂懒得再去追查都说不定,但要是杀了代表统武堂身份的林道寒,那必定引起大风波——特别是“监守”这种岗位,由于要求的武功水平低、忠心度高,因此许多都是官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