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四幻世界 > 章节目录 18斗.提前武斗。

章节目录 18斗.提前武斗。

 热门推荐:
    (),

    台下的九夜一直在用灵力,随着他骨爹教的方法,为李戒无调息身体。但还是听到了,救他们的人,是科技城的护国罗汉。

    而李戒无刚恢复了一些后,就要起来随即赶出去道谢。和九夜一起刚出武斗场,却发现早已经没了溪龙几人的踪影。倒是看到火寻鹤带着石佛,在匆忙的朝他们赶来。

    石佛连忙上前,开始查看了李戒无的身体。这尊石佛的脸上,在此刻也终于有了表情,皱眉担心的表情道:“戒无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

    “大师兄没事的,还好有人出手救了我,现在就是一些骨伤了,休息些时日就行。”

    “出手救了你们?是熟人?”石佛刚才听了火寻鹤的求救,但因为城里的街道不允许用灵力奔走,或者飞行。

    所以这才挤着人群,好不容易的赶来,却不知道是何情况。

    “不认识那人,听围观的人说,是科技城的什么护国罗汉,是他们出手,但是我们刚出来,却没找到他们。”

    九夜说完头还往四处望了望,发现还是没有找到溪龙他们。

    “无碍,科技城的国主,负责这次的武斗会监场,既然在帝安城里,有缘会再见的,先送戒无回去要紧。”

    说完众人赶忙扶着李戒无,返回岳阳楼客栈,

    但是刚回到房间的李戒无,却还未趟在床上,就“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随即晕了过去。

    众人一惊,火荀也连忙上前,捏住了李戒无的手开始查看。

    “没事,没事!戒无是因为肋骨断裂,刚才肯定是为了不让我们担心,所以一直绷着,气血一下子翻腾出来了。

    等会出门去为他找个医师过来,帮他疗伤。”

    火荀说完就站了起来,拿出那块金色武斗令给了石佛。而接过令牌后的石佛,看到了自己师傅此时的脸色,却也随即会意,拿着令牌走出了房间。

    “你们好好照顾戒无,等会医师上来,帮戒无疗完伤后,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有一场武斗等我们。”

    “明天?怎么这么快就有武斗开始了,那戒无师兄也参加不了啊。”

    “他不用参加,他只需要好好休养就行。”

    “待等会医师治疗完,寻鹤今晚就在戒无房间打地铺,负责照顾他。”

    九夜和火寻鹤点头示意,火荀则是回了自己房间。剩下九夜和火寻鹤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火老头,他没怪我们?”

    火寻鹤耸了耸肩,也不明白什么情况。待有了一会后,石佛下楼请的医师已经到了,帮李戒无治疗完后。

    确认其无大碍后,这才让众人放心,只是九夜和火寻鹤却未见石佛回来。

    而石佛明白自己师傅火荀的意思,拿着令牌下客栈让店小二请了医师过来。然后自己出了客栈,直奔去了帝安城的天秤分会。

    凭借令牌进去后,今天的分会里,石佛这才看清了内部格局,一层到处都是方桌椅子,身穿天秤执法城服饰的人,在大厅内来回匆忙着走动着。

    其中却不只是人族管事,妖族,异人族屡屡皆是,说来“天秤执法城”是神族发起,由大陆各族加入组建的,所以这分会里,主城里,有各族的人,也道并不奇怪。

    毕竟主城的势力,并不是属于那一族的,而是大陆各族共有。不然当年魔族崛起时,它们那般力量,根本不是那一族可以单独抵挡。

    而是多亏了主城里的各族法官们,凝聚各族的力量,同仇敌忾下,这才将那暴虐无仁的魔族,给肃清了干净,以致现今大陆“魔族”只存在了见闻录里。

    石佛进来后,凭借令牌问路,马上就有了回应,找到了之前的那位银发老者管事后,在老者的热情接待下,到了大厅内的一张空桌子上。

    “什么!你们要提前报武斗,这个你们可要想好了,提前武斗,会让其他对手,能提前观察你们,后面参赛中,万一对手有了防备,你们可就吃亏了,我建议,你们还是等着抽签看看运气。”

    老者对于火荀他们昨晚的谦卑态度,还是非常有些好感。听完石佛说要提前挑战,这自然也是好心的劝说一番。

    “谢谢老先生的好意,我师傅已经下了决定,希望您能通知办理下。”

    “恩....既然你们决定了,那行吧!就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同意,我也就先去走一遭吧!”老者见石佛如此坚定,也只好不在劝说。

    “那多谢老先生了,我在这张纸上写了一段话,您一起带过去给他们,他们看了,肯定会答应的。”石佛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叠好的纸张给了管事。

    “那行,等黑狱宗的掌门同意后,我们明天就可以安排了,你们也提前做准备吧!我这就去沟通下,结果如何,稍后我让分会的护卫,晚上些时间去岳阳楼通知你们。”

    “那谢过管事了,我也不打扰老先生,就先走了。”

    “客气,我分内的事情,慢走!”

    随后客道完,石佛走出了分会,回到了客栈。

    ......

    而太阳落山时,帝安城的西城区,一座非常大的府邸前堂内,此时四名人族,正坐在大堂俩边的桌椅上。

    府邸的主人,则是正坐在正中央的卧榻只是,这是一位头发雪白的老者,鹰钩鼻子,深挖眼,虽然年纪过百,但是眼神却依旧是精光夺目。

    此时老者的手上,打开了一张有折痕的纸条,这刚读完其上内容后,手上却因为怒气,止不住的就开始颤抖起来。

    “好大的狗胆,竟然敢诋毁我黑狱宗的祖上。这鼎火宗是何门派!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武斗我们接下了。哦....不好意思啊,卢管事!刚才我有些失态,这武斗我们接下了,还请卢管事安排下。”

    这个头发雪白的老者怒吼完,随即想到大堂的一排正坐着一个,穿着天秤执法城服饰的老者,随即对他表示了失态的歉意。

    而这个身穿天秤执法服饰的管事,正是石佛找的那个,也是昨晚接待了火荀他们的那位银发老者。

    老者管事倒是非常好奇,这石佛在纸张内,写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让人家一下子这么暴怒,马上接受了他们的提前武斗。

    难道是一些嘲讽,骂人的话?

    但这位卢管事,也没想太多,随即也跟面前的这位府邸主人,客道了几番后,这才带着护卫,随府邸的仆人接待下,走出府。

    他出府后,刚上自己的马车前,看着这间偌大的府邸门口,门庭上挂着的一块牌匾“为将军府”四个烫金大字。

    叹了一口气的他,摇了摇头:“这黑狱宗没少做出伤天害理之时,此次这鼎火宗,也不知道能不能惩治的了他们。”

    卢管事说完,坐上马车就回到了天秤分会,急忙到了分会后院的客房区,刚到了这片院子的门口,还未靠近之时,就被院子口突然窜出的俩个护卫,当即拦住了。

    “你们通报下,有俩个金武斗令的门派,需要申请提前武斗,俩方已经同意,我需要请示一下法官大人们。”

    一名护卫点点头后,走进来院子。没一会这名护卫出来,对着另一名护卫点点头,这才放这名卢管事进去。

    刚进去后,卢管事看着此时院子内的石桌上,正有二名人族老者在下着围棋。

    其中一人,若是此时火荀在这,定然会大笑起来,和这人约好今晚一顿酒局。而这人也正是,温王城的城主,火荀的挚友“非明”。

    他做为主城的一名正法官,这次的武斗会监场,自然是推脱不了。

    而此时和他下棋的,另一名人族老者,年纪看似已经暮年,人族修炼之后,随着修炼越高,寿命也随之有些变化,但最多也不过二百岁。

    此时这名老者的个头,看似才一米六余一些,可能是因为暮年了,身子弯曲拱了些。脸上虽然看似没有皱纹,但却肤色有了些老人斑。

    俩条雪白的眉毛,如同俩根柳树条一样。老者山羊胡子,坐在非明对面,手上拿着一根奇怪的透明玻璃拐杖。

    不过要说这名老者,最让人奇怪的是,他的左眼,竟然没有眼珠,而只是有一个金属框,框内是极其复杂繁琐的齿轮在转动着。

    说他是个人族,倒不如说他,更像是科技的器械!

    而这名老者的身后,此时站着有八个护卫。其中的四人,若是九夜他们在场,肯定能一眼认出来,正是今天救下了李戒无的,溪龙,白影,关痴,映月四人。

    而护国罗汉都为其护卫,可想而知,这名有着器械眼眶的老者,正是科技城大陆的国主,传闻其脑袋里的智慧,不输于广阔星空。

    所以被科技城大陆的百姓们,称呼为了“智脑”科技城现今的成就,离不开这位老者脑中的天马行空。

    卢管事凑近了他们后,对着下棋的俩人分别行了一礼,但是没有马上说话,毕竟他还是有些眼力见的,此时俩人正在下着棋局,不容打扰。

    随后等了有一会后,俩人终于下完了这一局。非明这才先开口道:“卢管事,你说吧,具体的事项。”

    “是的,非明大人,智脑大人。据我们分会的人来报,中午时分,看到鼎火宗的门人,和黑狱宗的二殿门主,双方因为某些纷争,在武斗场约斗了。

    鼎火宗的一名参赛弟子被打伤,鼎火宗这才来分会,想要提前挑战黑狱宗,刚才我已经去过黑狱宗,他们也已经同意。

    但是其他法官明天有赛事需要主持,现在只有您二位,还有“莫里斯”大人,当前没有赛事主持,所以想来请示一下您们。”

    这名卢管事刚说完,在“智脑”身后的溪龙,突然笑着道:“那个妖族少年的门派,居然真的有金色武斗令,不过他们这个门派,倒是非常有血性。

    今日我看他们的门人,受了很重的伤,应该是参加不了吧!他们这掌门是不是有些太上了头啊!”

    听完溪龙的话,非明却突然笑着道:“溪龙罗汉,你可就太小看我们温王城的,这鼎火宗掌门了。”

    “恩?你认识这鼎火宗掌门?”

    溪龙刚说完,智脑随即咳了俩声道:“溪龙,非明是正法官,你要带上称谓,不可无礼!”

    “哦,抱歉!非明法官,一时有些脱口,还请见谅。”

    “智脑大人无妨的,我们相互自然些就行。”非明刚说完,继续回答溪龙的问题道:“鼎火宗就是我温王城境内的宗门。

    至于这掌门和我是挚友多年了,他就是个倔老头,尤其护短。倒是难得这么多年,终于可以看那老头要出手了,智脑大人,不知可否同意下。”

    溪龙一听,非明都说出这样的话语,当即更加感兴趣了,连忙上前一把拉住智脑的衣袖道:“老爷子,答应吧!这肯定有看头了,我保证,这次和白影不再惹事了。”

    “呸呸呸!是你保证不惹事,别带我。智脑爷爷,我可是无辜的,映月姐和关痴大哥,都可以给我做证。”白影连忙撇开关系,却惹来智脑,和背后的其余几名护国罗汉轰然大笑。

    智脑在这被逗笑的气氛下,又加上溪龙不停摇着他的手臂,他也只能顺势答应道:“好吧!但卢管事,我们俩答应了,你也要记得去问下莫里斯的建议。”

    卢管事连忙对着智脑拱手,恭敬的点头道:“是的,智脑大人!非明大人!那我这就去通知莫里斯大人,就开始准备明天的武斗。”

    “这个莫里斯,都已经是上百岁的人了,还是异人黑森者族的族长,这一城里,都快住进青楼内了。真是...哎!”非明听到了莫里斯,随即说着就开始摇头起来,一副无奈的模样。

    卢管事随后退出了院子,吩咐一个护卫,果然让他去了帝安城附近的青楼内找人,护卫回来时,已经更是天色暗了。

    但也得到了许可,卢管事随后写了一份详细的信件,让护卫送去了岳阳楼,便开始安排武斗事宜。

    ......

    “嗑嗑嗑....”的一阵敲门声响起。大厅里,正坐着的是石佛,他像是一直在等着这个敲门声,他连忙起身开了门。

    果然是一个身穿铠甲的侍卫,他拿一封信件给了石佛道:“我家卢大人托给您的,说对方已经同意的了,武斗在明天中午开始,这信件里有详细的介绍。”

    “好,谢谢小哥了!”

    “大人客气了,那没事我就先走了!”

    侍卫走了之后,而石佛拿着令牌和信件关上了门后,就到了火荀的房间。

    “同意了?”

    “恩,明天中午就可以开始,这是写了详细内容的信件,师傅您看下。”

    “好,辛苦你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

    .....

    事情的第二天早上,石佛一大早就喊了九夜和火寻鹤起来,众人集合在大厅吃过早饭后,一行人这才齐齐准备好出门。

    出门前李戒无似乎知道自己师傅的动向,本想要起身,但是在石佛面无表情的眼神叮嘱下,只好又躺了下来。

    随后火荀带着众人直奔城中的武斗会场,距离岳阳楼客栈,也仅仅只有一条接道的距离。

    为了举行这个武斗会,会场是临时搭建的,内侧一共有五个会场,五个武斗会场,都是以一圈圈观众席位围着,中间是武斗台的规格。

    而五个演武台会场的位置,如同花瓣的形状位处。且都有观众席位,武斗会的参赛门派,可以免费进入观战,但是百姓们,可得需要花些金珠进去。

    而此时的大街上,人群非常拥挤,跟火荀他们是一个方向。且人群里,不少人在议论,九夜这时也顺耳听到他们不远处,俩个人的谈话。

    其中的一个胖子道:“听说了吧!又有俩个金色武斗令的门派要提前武斗。其中一个是就黑狱宗,还有一个没怎么听说过,应该不是咱们帝安城附近的门派叫....好像是叫鼎什么宗。”

    “是鼎火宗,他们昨天中午在武斗场,俩方因为什么事武斗了,鼎火宗的人被打伤了。这鼎火宗肯定是想找场子来的,倒是你等会,压不压?”

    胖子身旁的同伴是一个瘦子,接着话后,不停的对着胖子使着眼色。

    胖子连忙摆手道:“今天当是有看头了,这才一个星期不到,竟然能直接看到二场金色武斗令的门派武斗。

    再则是这黑狱宗,咱们帝安城的百姓谁不知道,但是这鼎火宗,我却是真的不知道了,没把握我就不压了。”

    “嘿嘿!兄弟,我有小道消息,昨天武斗场鼎火宗的是首席弟子,被黑狱宗的二门主给打伤了,要不是最后科技城的护国罗汉出手,怕是就废了,听我的,今天压黑狱宗准没错了。”

    胖子随即就惊奇道:“真的?”

    “你以为他们不然干嘛要提前武斗,就是鼎火宗要找回面子。”

    胖子连忙眯着眼睛,笑着道:“兄弟,借我点!”

    “行!但是赢了,我要二成利息。”

    “成交!”

    俩人达成了共识,有说有笑的快速进了武斗场。

    听到这些交谈后的九夜,本来想要反驳这俩人的谈话,但是听完了原委后,却反应过来,非常激动的看着火荀道:“火老头,我们今天要打的是黑狱宗!”

    而火荀笑了笑回答道:“昨天你们带回到来的烤鸭,我和火胤都吃了,也不能白吃你们带的烤鸭不是。”

    .....

    会场四周,有数米高的围墙,入口一共有五个,分别通向里面的五个会场。此时今日,这通往中心的会场入口,却是太过热闹了些。

    火荀带着众人,出示了令牌后,就被管事接待了进去,从进入会场的一个回廊里,开始弯弯绕绕的,走了有好一会后,这才看到了一个出口。

    他们刚被管事带出口,却是一片杂乱的人声海潮入耳,出了这个回廊口子后,入眼的是一个巨型的武斗台。方形的规格,不过长宽却有百米余。

    武斗台四周有几米的空地,而空地链接观众席位的是一圈厚实的围墙,围墙的上方,一圈圆形的石阶,不过此时的石阶上,却是人满为患,密密麻麻。

    数以几万有余观众们,正在石阶上坐着。这些人,无疑都是在期待着,今日即将举行的一场精彩武斗,神仙斗法。

    管事们,带着他们到了武斗台下,围墙边上的一个小亭子内,三道石阶隆起,算是给众人休息所用的。

    火荀五人坐了下来,开始等待着比试开始,九夜和火寻鹤则是开始四周观望,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的场面,也是比较新奇。

    随后对面的准备区,也在一个管事的带领下,黑狱宗的人也到了,他们一共来了一群十几个人,派头可算是做得足。

    其中那个厉雪卿,和厉安明都到了场,他们由昨天,那个捏着纸条,吹胡子瞪眼的,那位鹰钩鼻子,深挖眼,虽然眼神中有精光,但却面相有些阴霾的老者带领。

    显然这位雪白头发的,阴霾老者,正是黑狱宗的现掌门了。而老者身后的厉雪卿,可能是他的首席弟子。

    九夜看到黑狱宗的厉安明后,眼神就直直的盯着他,咬牙狠狠道:“黑狱宗的那个怂货,不知道等会上不上场,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火寻鹤也看到了厉雪卿,同样狠狠道:“对啊!我等会也绝对不留手,这个厉雪卿不知道会不会上,等会大师兄动手,嘿嘿!肯定要他好看!”

    九夜和火寻鹤俩人说完,都双眼瞪得大大的,一起看向了石佛,但是石佛和火荀一样,从到这个亭子准备区后,便坐在石凳上,泰若自定间闭着眼睛,此时也没有回应他们俩。

    这个会场的南边,有一个高高的冲天石台,随着他们俩方人员到齐后。

    这座高台上,随着一阵号角的“嗡”声响起!也让场上的观众们都安静了下来,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仰头看去。

    高台上,先是一群护卫齐步走了上去,整齐的排在了高台俩边,开出了一条道。

    接着三个人领头,带着身后的亲卫,相继慢步走了出来。分别在石台仅有的三个高椅上坐了下来。

    非明,智脑,另一个却异于常人,一头乌黑如瀑布般的长发,整齐的别在脑后,露出整张如锥子般的脸庞,剑眉,五官异常的标致。

    最奇怪的是,这人俩只耳朵,是尖尖的。并不是如妖族的毛绒耳朵,因为毛发而尖尖的,而是如人族的耳朵异于,只是形状带出一些尖尖。

    这种特征,虽然众人看着好奇,但却也知道一些,这位定然是异人族。而能和非明,智脑一同走出来,无疑也是一位主城的法官,此次的监场之一。

    三个人坐在了高椅后,九夜仰头看过去,刚好看到了溪龙等人,虽然激动想要去道谢,但是眼下肯定是没有机会上高台了。

    三个座位,中间是智脑。他的手上拿着的,还是那一根玻璃透明的手杖,手杖里可以看到,也有很多齿轮在里面转动着。

    让九夜看了好一阵子,这才发现没有看错,手杖内真的有齿轮在转动,还有智脑的左眼空空,也是齿轮在转动。

    智脑的右侧,那个耳朵尖尖的异人族,穿着黑色华衣,衣服不知什么材质,在此时的阳光照射下,竟然泛出星点亮光。

    这人的面容似青年,一头黑色长发梳理的非常直顺,盘在脑后,如同瀑布般,散落在他的肩膀,俩耳后。

    此时又加上他的容颜,标准至极的五官,着实耐看,锥子般的脸庞,棱角分明,好一副如画般的男子。

    而他的身后,只带着俩名亲卫,分别是一男一女,也是黑色直顺的长发,像是黑色瀑布般,身穿黑色的藤甲铠,在高椅后一边一个的站着。

    而这名异人法官在坐下后,非常慵懒的斜卧在椅子上,用手撑着头看着下方,表情一副像是要昏昏欲睡的模样。

    而非明做了下来后,火荀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这人,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而此时的九夜,火寻鹤,石佛,也连忙站起来,对着他拱手行礼。

    随着非明也回应了他们,让一旁的异人法官有些好奇,随即眼神瞥向了九夜他们,却刚好和九夜来了一个对视。

    对视间,异人法官的黑色眸子里,却突然发出精光。随之更是放出灵力,锁定了九夜,在他刚准备探查一番时,却感觉到一股霸道的火灵力,将他的灵力给冲散。

    他一边好奇下,顺着灵力看向了火荀,显然刚才是火荀放出的灵力,阻止了他对九夜的探查。他一边看了看火荀,有继续看着九夜,嘴角微微笑了下呐呐道:“这气息,有点意思!”

    “莫里斯,怎么了?是见到有趣的事情了?”

    非明自然发现了,这位异人族法官,刚才对九夜散出的灵力。心中虽然有些紧张,但却马上平复表情,装做打趣的问道。

    “没事,只是觉得今天的比赛,应该会很有意思。”被非明喊莫里斯的这位异人法官,随即摇摇头,却没有和非明细说下去。